世外桃源全文免费阅读(世外桃源全文免费阅读数学)

经历了几次的小聚,经过了几日的调整,情叙了、义结了、在这样的缠绵与柔情的温存下,我把和彤彤从走入军营的瞬间到成长道路上的一切记忆中的故事,在这一刻统统地放在了心底封存、永不开启!

在现有的战友和亲人的真情延续中,即将开始了我的校园回归生活,再一次由喧嚣回归到了校园安静地学习环境里来,再一次享受着温馨的校园氛围带给我的美好景逸!

我和所有的本科生一样,在步入研究生院的时候,让我们无论从学习内容和课题、教学设施与结构都有着一种被提升的感觉。每个寝室只有两名学生,在大学时期的寝室里还感觉不到,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又不住校的,只有俩个人的同寝室友而言,简直就是学校领域里的这片天空下的人间天堂、世外桃源。

同寝室友见到我后很开心,免不了的一通盘根问底,邻寝的同学们也受感染地来凑热闹。照例是试穿军装,点点滴滴的有趣故事,军营里的人和事以及每日正课生活。我看看这些同学的架势我就知道,如果今天不讲点什么?我是甭想走出这个寝室大门的。

我同寝的女孩是成都人、名字叫依然,和我一样能吃辣。她说:“姗姗听说你入校前是*歌舞团的舞蹈演员,在歌舞团里每天蹦蹦跳跳的得有多开心多幸福呀?”此时此刻我指着双膝盖骨上的伤疤给她看,告诉她:“这就是你们外人眼中的舞蹈演员的开心与幸福生活!”

依然和同学们不解地看着我,我继续说:“知道怎么弄的吗?摔的!就是在我学员队还没毕业的时候,有一次练功的时候,一个大跳没跳好双膝跪地造成的。”这时的屋里一片静默,看到大家这样的反应,看到大家异样的眼神和目光,为了活跃一下此时的气氛,我笑着讲起了我和彤彤曾经的光辉历史!

那还是我刚当兵的第一次演出结束后,由于当时正赶上*党代会召开之际,当兵后就投入了紧张的排练和参演中去了。严格的训练对任何一名走入军营里的军人而言都是不可回避的必修课。

随即团里决定把我们这些小箩卜头,送到正规连队里训练最基本的站行坐卧走。由于歌舞团的特殊工作性质,每次演出结束后都不可避免地要接受各级领导的接见和慰问。因此标准的军礼,对于我们每一名演员来说又是何等的重要。

就这样我们这批小箩卜头被送到了离*最近的郊县营区里,在这里我们将要进行为期45天的军容风纪和基本礼仪训练。刚到的时候还好,连长和战士们对我们都很热情,给我们分别安排了排练室。因为我们还有排练任务,上午由管理我们的班长领我们训练,下午是我们业务训练时间。

可是第三天开始训练后,那种正规和严肃的状态让我们就感到了几分紧张。第一天的出早操让我们就都傻啦!连队四百米方圆的营区里要跑十圈。第一天还好我和彤彤就算是走步,好歹最后也算是坚持下来了。

晚上躺在床上我就和彤彤商量,这样的生活要坚持45天以后,我是坚决不可以的,彤彤当然是和我一国的了,就问我有什么好办法躲避出早操呀?我想想后说:“明天下午训练的时候,我俩假装散步时侦察一下地形。

因为白天我看到操场和营房之间四周有一条沟,上面覆盖着一层积雪,我试着到底看看有多深,然后在下面放上一些稻草再伪装好,等到第二天在跑步的时候,好假装不小心摔倒沟里就说腰有扭到活动不能自如,到时我就提议让你护理我,这样我俩就都可以逃此一劫!彤彤说:就这么办了。”

第二天没想到的是,连队从军校毕业回来的小排长一米八四的大个子领跑时,为了出我们的洋相,故意抻大步而且速度很快,我们根本就跟不上的,看到他的那副德行,我和彤彤干脆也不跑了,直接就走起来了,连长催我们快跑就像没听见一样。

下午趁连队午休时,我俩就开始侦察地形,找到了一处合适的位置并伪装好后,就回去继续训练业务了。第二天早操没等跑完三圈时,到了我和彤彤选好的位置时,我假装脚一滑就掉在了沟里,彤彤急忙过来扶我。

我故意装疼痛得不得了的样子就喊着:“好痛呀?不要动我,好痛?”这时连长走过来让排头那个大个子抱起我先送回房间,然后安排战士去叫卫生员。

看到卫生员来之后我就哼哼个不停,这时的连长已经看出来我是装的啦,就故意地叫卫生员先打一针止痛针然后看看再说,我一听急忙说:“不用不用啦!吃点药挺挺就过去了。连长说:不行不行,你们到我们连训练,我可是向*保证过的,答应过你们团长要好好照顾你们的一切。

你们都是*的宝贝,父母的掌上明珠,这要是有什么闪失,我一个小连长让我如何向团长交代呀?吃药来得慢,赶紧打止痛针。”无奈之下我只好对屋里的其他人说:“要打针啦!你们都出去呀?”这时连长刻意告诉卫生员说:“小心点,别给我们军中的宝贝打痛了,卫生员连连点头说:连长我知道了。”

除了彤彤之外的人都出去了,我等卫生员拿起抽好药水的针管过来时,我一把抢下针管看着他,然后将针管里的药水一边往外打一边对他说:“想不想在*继续干下去啦?想你就给我老实点,知道该怎么对连长说了吧?”卫生员这时才反应过来,笑着晃晃脑袋收拾好了药箱就离开了。

之后的三天都是这样,卫生员还是正常的来,药水我还是照常的打出去,不管连长发现与否,总之早上的早操我和彤彤是暂时躲过去了。后来连长就让我们去炊事班帮忙,没过几天感觉又有些不适应了,每天炊事班的战士总是让我们揉面,揉的我和彤彤的双手都直哆嗦,等到下午排练时的舞蹈动作都做不好。

我想想就又和彤彤商量起对策来啦。第二天在揉面的时候我俩趁其他人没注意在彤彤的掩护下,我顺势就将调好的碱水向水池倒去,没调碱水的馒头那真是比石头还硬,等到馒头出锅的时候连长一看就急啦,冲着炊事班长就喊起来了。

趁着连长发火之际,我和彤彤悄悄地躲回到房间里吃家里给带的点心去了。再有一次就是周末连队改善生活时买了一些猪肉,想想我们至从到这个连队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我和彤彤越想越生气,最后我一气之下就将会餐准备吃的肉和彤彤全都给喂狗了。

在春节**下*慰问时,连长就对我干爹诉苦说:“*你说,就算狗吃肉我们人喝口汤还不行吗?狗吃得倒挺香的,结果我们人到连口肉渣都没见到哦,真是实在太惨了耶!”听我说到这段的时候,寝室的人也都笑得几乎全趴在床上和地下了。

我看看他们说:“对不起啦!校长大人有请,今天就只能暂停了哦!最后还是要给你们一个建议,永远都不要去羡慕任何人,因为每个光环的背后都伴随着成长的辛酸,只有踏实地做好伴随你人生之路上的每个阶段的必修课,这样你就会永远拥有和把握住、呈现在你面前的每一次机遇!

我在本科入学时讲过这些话,今天对你们说的同时也是告诫和提醒自己,不断地重复就是渗透,而渗透又是为了加深印象和记忆。永远感激让你笑的人,因为那是给予你爱的人;永远感谢让你哭的人,因为那是历练你的人。”这些人由笑转为安静,由嬉笑的目光转为认真地聆听,由认真的眼神转为非常的记忆和信任。

因为在我来的路上见到校长时,我答应去他办公室。所以只好先安抚一下室友后就急忙向校长室走去。在校园里我见到了一位外国人,他用一口很标准的汉语和我打招呼,我友好地点点头以致谢意!没想到这个老外竟跟着我一同来到了校长室。

校长见我和老外一起过来的就说:“你们已经见过了?我回头看看老外又看看校长说:这位是?校长说:姗姗我先给你介绍,这位就是你今后读研学习中带你专业的导师约翰。我友好地向约翰伸出了右手时说:欢迎你国际友人!很荣幸可以成为您的学生。

这时校长告诉我说:姗姗好好珍惜和努力学习,约翰是我们学校花重金聘请到的美国哈佛商学院的顶尖教授,我再次由衷地对约翰说:我代表中国人民欢迎你、代表中国人民*欢迎你、代表学校全体师生欢迎你!这时约翰很幽默地问我一句:姗姗同学你为什么不代表你自己欢迎我呀?”约翰的话让校长室的人都乐啦。

进门时我见到安平也在心想大概可以猜得到校长找我是所谓何事了。果不其然,校长开口说道:“姗姗今天叫你过来是约翰导师听说他要有一个军人的学生,而且很漂亮就让我想给他介绍一下,因为外国人对中国的女军人是很敬仰的,并向我保证一定会把你培养成为一名优秀的硕士研究生。

所以今天就利用这个时间给你和约翰导师先引荐一下。顺便把你还有安平今天叫来就是想让你俩继续把校艺术团和研究生院的文艺骨干重新整合,再次挑选一下,你们都还在这个学院里上学,毕竟在一起学习了四年的时间,应该配合的会很默契的,我对你俩有信心,明天下午把名单报给我,该需要准备的和购置的一些配件,打个申购单报上来,然后去财务室请款购买。

尽快编排一些节目好做一次迎接新生入学演出。最后一件事,你们研究生院的院长找我让我给你说:在研究生院新生入学的开学典礼大会上,让你全文一字不漏地再次代表新生入学、再次演讲你当时在本科入学时,代表新生在开学典礼大会上的那段讲话。”

从校长室出来后我对安平说:你原是本科时的学生会*和老师们都比较熟悉,你去一下本科那边看看原艺术团的队员走了几个,新进的生源中有那些文艺骨干,再有你通过校长给引荐一下,然后把研究生院这边的文艺骨干的名单、专业都收集到一起给我。

安平看看我笑着说:“我以为你让我去收集本科那边的人员,你自己会去研究生院这整理名单的,结果你是让我全包了呀?我对他说:不然那?偷着乐去吧你,就让你干这么点事你还抱怨?要不我俩换换,我来收集名单交给你,剩下的事都由你来做了,组织人员、编排演出怎么样?安平告饶地说:得了你哪?我还是去收集名单吧。”

安排好了艺术团的事,向约翰导师告别时我答应他有时间要给他多讲一些*和我的演出生活以及有趣的故事。此时我的心里很清楚,不管是本科和研究生院,能够用于艺术团排练的活动经费同样是不容乐观。就算是没有艺术团的事,就算不是为了给校艺术团继续搜刮外,彤彤的离开也意味着我再度回到省*文工团里参加排练和演出。

我边走边想着这些事,走着走着竟不知不觉地走出了学院大门后径直地向人行道上走去。卢博的叫声让我停住了脚步,卢博疾步跑到我身边说:“姗姗出什么事啦?我看着卢博说:怎么了,干嘛这样问?卢博说:姗姗你快吓死我了,你出校门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直接向人行道上走去。我说:哦,对不起卢博!我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根本就没意识到已经走出学校大门了。你要不叫住我,我会继续走下去的。”

卢博赶紧把我扶到车上说:“姗姗学院里有什么事吗?我说:没什么事,就是校长让我和安平继续把校艺术团组织起来,卢博问我:安平,就是你们的学生会*?我说:是的,他也考上了研究生院金融专业。还有我见到带我专业的导师了,是个外教、美国人。

卢博说:人怎么样?我说:还好,很欣赏我,因为我是军人、因为我是舞蹈演员、因为我漂亮,所以今天让校长先给他引荐一下我,他好像知道我的很多事?并向校长表示一定会把我培养成一名优秀的硕士研究生。卢博说:姗姗你这样优秀、这样聪明、学习又很有天赋,研究生毕业后想没想过要继续读博?我看着卢博用逗他的表情说:读博,可以考虑。

卢博笑笑说:气我是吧?那你为什么会这样的反应呀?我说:再次组建艺术团就让我想起了曾经到文工团搜刮的事,还有彤彤这一走,我势必就又得正式回团参加排练和演出,一想到彤彤就好怀念我俩在学员队的事,今天我去看分配的寝室的时候,同寝的和隔壁房间的同学好像早就知道我的事情一样,我刚到寝室时她们就围着我让我给她们讲*的事,我推脱不过只好给她们讲了和彤彤刚到学员队时下*训练军容风纪的一些闹剧,所以就好想彤彤。

卢博问我:你好像没和我说过吧?我说:不知道。卢博说:那你是要去文工团对吧?我看看卢博说:卢博有你在我身边真好!卢博说:姗姗那今天到文工团就象征性地报个到就回家好吗?晚上给彤彤打个电话吧?我笑笑说:不用啦!她现在是正忙的时候,有事彤彤会来电话的,卢博搂着我说:我们姗姗真的是长大啦?姗姗一会我给你买最好吃的冰激凌,我说:我还想去吃大排档,卢博接着说:再喝几瓶啤酒,我笑了、我呵呵地说:Come,Go、Go、Go……”

人生无常,恩怨也好,误解也罢,有时候真的不给你报答、解释的机会,让你消除心理上的失衡。所以人生如若遇见或者共处,唯有珍惜,少些计较、多些宽容,方使心地坦然。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