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人心不足蛇吞象黄粱一梦(人心不足蛇吞象原文)

大众网记者 邵蕊 李继泽

高悬法治利剑,铲除黑恶势力。*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后,山东省根据*的统一部署,撒“天网”,出重拳,对黑恶势力犯罪迅速形成围剿扫荡之势,在齐鲁大地掀起了摧毁黑恶势力的风暴,并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效。

截至目前,全省共侦办涉黑涉恶案件2458起,其中涉黑案件47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246起,共刑拘涉案人员12048名,投案自首涉黑恶在逃人员1143人;起诉黑恶势力犯罪案件162件911人,判决黑恶势力犯罪86件612人;累计初核涉黑涉恶腐败问题线索2328起,立案1044起,查实并处结677起,处理913人,其中查处“保护伞”案件221起,341人。

有黑必扫·泰安周尚全*性质组织案件

在无数捷报中,以泰安周尚全*性质组织案件为代表,成为山东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开门红”典型案例。之前大众网曾报道过2018年6月15日,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案件作出终审判决,首犯周尚全以组织、领导*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等7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杨利等12名成员分别以领导、参加*性质组织罪等罪名被判处13年至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他18名成员分别被判处3年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追缴非法所得2300余万元。

周尚全团伙落网

在泰安市高新区房村镇,年过不惑的周尚全曾是横行乡里的“土皇帝”,操纵农村事务,扰乱经济秩序,垄断沙河资源,其组织内私藏有猎枪、钢管、大刀、镐把多种作案工具,周尚全曾多次指挥、授意、指使,交叉结伙,采取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房村镇、徂徕山等地多次实施寻衅滋事、故意伤害、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罪行累牍汇成了近800份卷宗66本讯问材料。

案件起因为2014年的一场寻衅滋事案件,受到周尚全等人殴打的受害人王某,提及四年前以一敌百的痛苦经历仍面露难色,直言如果不是警察的及时出警,现在根本没机会站在这里。“他们一百多号人又带着刀棍来闹事,现场弄得一团乱,打砸抢这些电影里的*场景都是真实存在的,我没跑然后就被打昏迷了。之前只要一闭上眼脑子里都是那天的场景,不在镇里的人是没办法了解那种压力的,在新泰一审结束后我们村放了鞭炮……”王某说。

房村镇随处可见扫黑除恶宣传横幅。

昔日“黑老大”今锒铛入狱,令“房村”一时名燥全省,压在全镇百姓心中多年来的阴云总算天晴。虽时隔多日,但当记者踏上这片土地时,仍能感受到群众们发自内心的喜悦——“扫黑除恶出重拳,不获全胜不收兵”道路两旁鲜红的横幅处处彰显斗争取得的胜利,村里的喇叭早晚两次广播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知识,熟悉到令儿童也在咿呀学语。

“‘小框’那时候是不敢叫的,谁叫是要挨打的,都得喊‘周老板’。以前孙子哭闹不听话,我偷偷说一句‘小框带人来了’,他保准就不哭了。现在好了,早上送他上学,一路听着广播,连他都知道‘小框被抓了’,可高兴了”。今年54岁的陈大姐对记者说。

以周尚全为首的*性质组织的恶行渗透了房村镇的方方面面,与做果蔬生意的陈大姐最相关的就是压价买卖和收取看车费。“他们买东西根本不问价格,说多少就是多少,而且一收收很多,谁敢说个不字?来市场买菜的,骑个自行车也要放在他划的线里,不放就打,放了就交钱,这谁受得了。”陈大姐说。

25岁的房村人小张今年刚刚研究生毕业回家,虽在外读书多年,但提起家乡,“周尚全”绝对是个挥之不去的阴影。“之前周尚全承包了村里的修路工程,铺了沥青没设标识,有人不知道踏了一脚,当时就给踹那儿不能动弹了……这些事儿打小听太多了,对他的惩治真是大快人心!全镇人终于能放开手脚做自己的事,过正常的日子了,我毕业回来也准备安心投入家乡建设。”小张说。

除恶务尽·泰安周传智等8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敲诈勒索案

2018年9月12日,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对周传智等8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敲诈勒索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8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十三年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并判处8万元至4千元不等罚金。曾经的“地头蛇”周传智在听到宣判结果时显得有些垂头丧气,依靠淫威绑架民意,终究难逃黄粱一梦,正如案件受害人所说“人心不足蛇吞象,有钱有权怎么就不想着为百姓办点好事儿呢……”

泰安周传智等8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敲诈勒索案一审宣判。

2015年2月,西百子坡公司成立,周传智任董事长,周国良任副董事长,公司通过煤场转运方式向国电泰安热电有限公司供应煤炭。2015年5月,中标国电公司的运煤车辆通过施工单位修建的临时道路通行,周传智等人以对临时道路进行修补为由向运煤车辆收取每辆次25元的“劳务费”。而后又联系雇佣附近农村妇女,以打扫卫生的名义向西百子坡公司煤场客户以外的所有运煤车辆索要“卫生费”,以不交钱就阻拦进厂卸货相威胁,拦截不交钱车辆,向每辆通行的运煤车司机强行索要每辆次40元至200元不等的“卫生费”。

周传智案庭审现场。

在国电公司改用火车运煤后,周传智等人又改换“方式”雇佣了四名老年男子,在国电公司西门排班收费,拦截除西百子坡公司以外的运送车辆,以不交钱就不放行等手段相威胁,强行索要每辆次40元至100元不等的“卫生费”,直至2017年5月。期间因马某驾驶的罐车未交“卫生费”,周传智等恶势力犯罪集团驾车追赶、逼停该罐车,将车玻璃砸碎,殴打马某致轻微伤。

案件曝光源于网民在媒体平台上发布一则名为“检举揭发周传智等堵国电公司大门致人受伤”的消息,引起执法人员的重视,于是以一起“治安案件”揭开了周传智等恶势力犯罪集团的面纱。作为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开展以来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第一起典型案件,检方在描述案件时表示,周传智等恶势力犯罪集团兼具组织性、经济性、行为性以及危害性,扰乱了当地经济秩序,产生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在侦查阶段,由于该犯罪集团狡猾的将目标放在了过往车辆上,令警方及公诉人员在取证时极为困难,无法与各受害人逐一对证。本着快侦快办的原则,执法人员在几次关键节点上,多次协作研究,最终采取对账以及引导的方式将每笔钱款一一落实。经查证,自2015年6月至2017年5月,周传智等恶势力犯罪集团以收取“卫生费”的名义强行索要钱财共计人民币735451元,均由西百子坡公司控制使用。

“公家的马路怎么能成了个人的发财树,对当地的形象影响也忒坏了。”受害群众在得知周传智等人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后,纷纷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民意的背后,折射出群众们对黑恶势力的深恶痛绝,也体现了群众对党和*的期待和对法律的敬仰。据悉,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泰安*、市*积极广泛发动、营造氛围,畅通群众举报渠道,对群众举报的线索,逐案见人见事,面对面听取群众诉求,特别是社会关注度高、群众反映强烈的重点案件,快侦快办,有力净化社会环境,赢得群众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认可、支持和信心。同时,坚持除恶务尽,强化打击攻势,出重拳、下重手,把威胁*安全和侵蚀基层政权的各类黑恶势力彻底铲除干净,不留后患。严格正风肃纪,深挖“保护伞”,对黑恶势力犯罪案件,一律深挖背后的腐败问题;对黑恶势力的“关系网”“保护伞”,一律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确保“扫黑”“打保护伞”同步进行。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