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情劫是必须有一死一伤吗(生死劫就是情劫)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大意如下:一个人,其智慧达到一种极高的程度,则必然会有损伤;一段感情,若太过深刻,则必然无法长久。在故人的事迹和金庸本人的作品中都表现的淋漓尽致,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有着物极必反的深思,万事万物都不可能是完美的,越完美的事情,往往越有可能会有缺陷。是金庸大侠总结前人种种事迹并运用到自己作品中的一个经典之论。出自金庸老先生《书剑恩仇录》一书,原文为:“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慧极必伤“,古人早已有了相关总结:一,天妒英才,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一:天灾——天妒英才

生来聪明的人,都会面对上天给他们的两个考验。

1,越聪明的人,往往知道的越多,想的就越多,所以烦恼越多。想的多了烦恼多了,就容易感伤。如古代多少才子佳人都是郁郁而终,或者早夭诸如:李清照,岳飞等等,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放不下的越多,烦恼就越多。连中国公认的圣人,孔夫子都因为太过聪明,操心的太多给自己带来了无穷的烦恼。

2,越聪明的人,越容易骄傲,越容易看不穿。他们一直都觉得高人一等,懂得多了,难免恃才傲物,世事难以以平常心去对待,就很容易转牛角尖,所谓”难得糊涂“,偶尔糊涂一下其实可能过得更开心。比如王安石笔下的”仲永“,英年早逝的唐初四杰之首王勃,早期的李白等等。

二,人祸——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越聪明的人,越容易得罪人,或者说是越容易让人忌惮,害怕。

称象的神童曹冲,相信很多人都有印象,可能就是太聪明了,小小年纪就不知道引来了谁的忌惮,被谋害早夭。

周不疑,还是三国的神童,和曹冲的关系很好。但是就是因为太聪明了,自从曹冲死后,曹操就非常忌惮周不疑的才能,认为除了自己的儿子曹冲,没有人能够在未来限制他,于是就派人刺杀了他。

杨修,还是三国的,还是因为太聪明了恃才傲物不知道收敛,得罪了惹不起的曹丞相,不知道克制的在曹操勉强炫耀自己的才智,惹得曹操不爽了,就用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杀死了。

笔者是三国老粉了,不由得的举得例子就都是三国的了哈哈。不过包括我们的大诗仙李白,早期也因为太过卖弄才才华,加上自持过高,目中无人在长安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处处受排挤。不过李白毕竟是李白,后来看开了世俗功名,不在意了潇洒离去,到是过的更加自在了。

“深情不寿“这一点则正印证了佛家说的执念,越求越求不得。是啊,往往越想得到的东西越得不到,爱情更是。古人早就说了:自古深情留不住。从古至今不多少道有多少爱情的悲剧。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一曲钗头凤,唱尽了多少深情难付,让多少人潸然泪下。陆游和妻子唐婉,自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最终也是不出意料的结为夫妻后也是伉俪情深。只是可惜,陆母不喜唐婉,逼的两人不得不分离,从此只有靠着相思把对方记挂。

只是牡丹泣血,相思太苦。十年后的春天在沈园再遇,悲痛欲绝的陆游在壁上情下了《钗头凤—红酥手》一篇,唐婉看后也情难自禁的回题下了《钗头凤—世情薄》一词。只是相思太伤人,红颜终薄命,唐婉回家后不久,就郁郁而终了。

一世后来84岁的陆游再回沈园,依然那么的思念唐婉,题下了《春游》一诗

《春游》陆游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可见两人爱之深,只是终究是”深情不寿“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大文学家苏轼一篇江城子。可谓是道尽了对亡妻的满腔思念。

苏东坡十九岁时,与年方十六的王弗结婚。王弗年轻美貌,且侍亲甚孝,二人恩爱情深。可惜天命无常,王弗二十七岁就去世了。这对苏轼是绝大的打击,其心中的沉痛,精神上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

苏轼在《亡妻王氏墓志铭》里说:“治平二年五月丁亥,赵郡苏轼之妻王氏,卒于京师。六月甲午,殡于京城之西。其明年六月壬午,葬于眉之东北彭山县安镇乡可龙里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于平静语气下,寓绝大沉痛。后苏轼遭到贬谪,公元1075年,东坡来到密州,这一年正月二十日,他梦见爱妻王氏,便写下了这首“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且传诵千古的悼亡词,不知道让多少人闻之伤心,听之泪流。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在金庸先生自己笔下也可谓体现的淋漓尽致。看过金庸作品的,肯定都跳不过射雕这一本书了所以我们就单单来论一下这里面的故事。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这四人中,两个人都有深刻的爱情,也都印证了金庸先生自己说的:“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南帝一灯,一念无情,十年情劫

宋之南陲有小国,国名大理。大理有帝王,名段智兴,文能治国,武可通神。后宫佳丽众多,段智兴自然不缺女人喜欢,然而,并非所有女子都心系于他。

皇妃瑛姑便是例外,她出人意料的爱上了顽童心性、不懂情爱的周伯通,并私定终身。对一国之君来说,这堪称是最荒诞耻辱之事。可叹瑛姑与周伯通私奔之后,亲生骨肉出生不久就遇铁掌裘千仞暗算,命在旦夕。走投无路的瑛姑抱着奄奄一息的婴孩,回来跪地哭求段智兴出手救助。

那应该是段智兴生命中最煎熬、最痛苦的一刻,他的善良、愤怒、嫉妒在心中纠缠。要自己耗费自身十年修为,去救助情敌之子,他做不到,所以他选择了放弃。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完全理解的抉择,但确实瑛姑不能认同的选择。此后,他愧疚难当,便辞去帝位,选择皈依我佛,日夜诵经,唯求赎罪。

一念之间的无情,换来十数年的苦劫,我们没有资格评价段智兴的对与错,因为旁观者永远无法明白当局者的难办。我们只能说,段智兴与瑛姑,是一场失败的爱情,因为有太多的互相伤害。

从此,大理国少了一位仁慈爱民的明君,江湖多了一位善良慈悲的高僧。

东邪黄药,绝艳易凋,连城易脆

《射雕》有一奇女子,从未正式出场,却成无上传说,她就是冯蘅,黄药师之妻。

冯蘅为了黄药师的武学梦想,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虽然她是如何的心甘情愿、百死无悔,但是终究是让我们难过心疼。

我们无法知晓黄药师与冯蘅是如何相识、相知、相爱的,一个是学贯古今、渊博如海的百年宗师,一个是七窍玲珑、多智近妖的传奇女子,只能猜到,两人的相遇,一定是一场绝世天才的邂逅。

他们之间,一定经历过无数次才情的交流、智慧的碰撞,一定对彼此产生过深深的欣赏与崇拜。这样的爱情,称得上天造地设,珠联璧合,珠乃沧海遗珠,璧乃连城之璧,是一对绝佳的才子佳人。

然而,绝艳易凋,连城易脆,太过美好的东西,往往难以长久。九阴真经见证了冯蘅的辉煌,也间接的夺取了她的生命。

黄药师痛心冯蘅之死,几欲随之共赴黄泉。他建了一艘花船,精雕细琢,极华丽之势。却无内部架构,遇水即散,只愿哪日诸事皆了、无牵无挂,遂乘船出海,长歌当哭,自沉江海以殉情。

黄药师在桃花岛上精心修建冯蘅的墓室,字画成堆,珍宝无数,并日日拜祭,伫立思念。我们不否认黄药师的痴情,也接受他的悔意,但这些挽不回冯蘅的生命。花船依旧在,只是伊人逝。

爱情同样是有生命的。阴阳两隔,只有思念,黄药师的爱情却过早的凋零了。

黄药师和一灯大师的爱情都印证了“慧极必伤,情深不寿”的结局,他们都是极为聪明的人,但终究是都为情所伤。四绝之中,也只有相对平庸一点的欧阳峰和洪七公,因为不在乎爱情,自然也没用为情所困,为情所伤。

在对比一下他们的后辈,聪明的杨康,自作聪明,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傻乎乎的郭靖,却是修成绝世武功,娇妻在怀,得到了一个美满的结局。这不就是“慧极必伤,情深不寿”的最好写照吗。

最后还得说一下,我觉得“慧极必伤,情深不寿”这句话还是金庸大侠写给自己堂兄徐志摩看的,聪明至极的徐志摩,多情至极的民国才子,最后聪慧不得善终,深情不得美满。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