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石家庄赵佗墓是真的吗(石家庄赵佗公园古墓)

  

电视剧《南越王赵佗》剧照

电视剧《南越王赵佗》剧照

南越王赵佗

南越王赵佗塑像

赵佗先人墓地塑像

河源火车站前赵佗雕像

龙川南越王庙

南越国地图

赵佗,恒山郡真定县人,原为秦朝将领,与任嚣将军南下攻打百越。秦末大乱时,赵佗割据岭南,建立南越国,是第一代南越王。赵佗在执政期间,一直实行“和辑百越”政策,促进了汉族与岭南越民的融合,使南越得到了很好发展。据说赵佗逝于公元前137年,享年100余岁。赵佗死后,南越王国又延续了四代,直到公元前111年被汉朝所灭。

  南越国自公元前204年建立至公元前111年被灭,历五代,共93年。从大量文字记载和出土文物说明,南越国是岭南文明的奠基时期,赵佗创建南越国使岭南社会经济实现了飞跃式发展,使岭南社会形态从原始社会分散的部落统治,一跃跨入封建社会的有序发展,为其后的历史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由于赵佗对岭南文明发展起了重要作用,所以后人对其是崇敬有加的,越南陈朝时追封其为开天体道武圣神哲皇帝,毛*也曾称其为“南下干部第一人”。1956年9月,位于赵陵铺镇的赵佗先人墓地被列为石家庄市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2年7月,赵佗先人墓地被列为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赵佗先人墓地重修为赵佗公园。

  但赵佗之墓在哪里呢?其死后是由第二代南越王赵胡安排殡葬的,据说为了不让后人找到,赵胡费了很多心机,实际下葬时制造了一些假象和迷雾,以致于历经两千年仍没有找到。三国时岭南属于吴国,孙权曾派将军吕瑜率几千兵卒至此,几乎把广州附近的大小岗地都挖了个遍,结果只找到了第三代南越王赵婴齐之墓,获得一些珍宝。新中国成立后,赵佗墓被列入广东考古界的重点发掘对象。因为南越王国依照的是汉朝礼仪和制度,考古工作者判断赵佗墓和汉朝皇帝墓葬一样,应该在远离都城百里外的山峦深处。经过几十年发掘,在广州市郊外30多个地点,发掘出南越国时期墓葬200多座,其中最重要的是1983年6月在城北象岗发掘出南越国二代王――文王赵胡之墓,出土了1000余件文物,被誉为近年来中国五大考古新发现之一。但赵佗之墓却仍然没见踪迹,仍引起许多人的好奇与猜测。2013年,有人发文说,赵佗墓的确切地址虽然尚未确定,但基本上就在越秀山,因为赵佗曾在此山大宴群臣,山上还有越王城旧址。2017年,有人发表“重大发现”说,赵佗墓有可能安葬在河源龙川县,因为龙川土城是赵佗开创的,最有可能是龙川大帽山尚未考查开发的两个天然洞穴内。还有人推理说,赵佗墓中至少藏有三种珍宝:阳燧珠、承露盘玉高足杯、火珊瑚。

  赵佗墓真的是历经两千余年仍未找到吗?其实早在100年前,就有人声称已发现赵佗墓,并将墓中古物挖掘一空了。挖墓人为李月庭,出身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其父李蒙曾为旧金山唐人街著名富商。李月庭后随父亲回到国内,在大学学习经济、*两科后,事业发展得也很好,自己也成为名闻中外的富商,上世纪20年代初已任中国实业银行董事兼海军部参议。

  1918年的一天,居住广州的李月庭与其他5人,合购了城外15英里处的一块空地,以便建造别墅。土地买来后,六人采取抓阄法,各分割了一块土地。李月庭开工建设时,第一步是挖地基,当民工挖到地下18英尺时,镐锹遇到了砖木等障碍物。挖去掩盖在上面的泥土,竟然是一座由形状奇异砖块砌成的古墓。费力打开墓穴后,只见穴中放了一具棺槨,系尚不知名的木材制作,硕大笨重,散发出异样幽香。棺槨四周环置着古铜器、古陶器等,一望即是古代遗迹。再费力打开棺槨,里面赫然躺着一具古尸,但见天日后很快就化为灰烬。

  李月庭当即停工,并请中日考古专家前来清点、鉴定,除棺槨、砖块外,只有古物37件,没有阳燧珠、承露盘玉高足杯、火珊瑚等极其名贵的珍宝,基本上是一些日常用具,显示了墓主人的善政爱民。

  墓中有一块微微发光的白玉,方柱形,长10英寸,其上刻着象形字,经专家考证,此为南越人对赵佗的赞颂词:“维王嶽嶽,躬亲王事,率我人民,祷雨于天,天降甘霖,俾有丰岁,王颜和悦,使民鼓舞,彼王荣光,安居乐业”。此白玉背面也刻有象形字,代表水火土及七星。中日专家据此确定此墓系南越王赵佗墓,因为数千年间失修,随着地形变化,该墓缓慢地沉入了地下。

  在赵佗墓中发现的最重要古物,系一件铜镜,圆形,现仍能散发微光。阳面磨光后本用来照人,现已模糊不清,其中心雕成一有孔之枢纽,可以穿绳加以悬挂。阴面刻有奇特的古篆,环绕于镜的四周,虽经考古专家努力,只能认出一两个字,其他则无从辨识,只是专家们认为该铜镜当在赵佗前至少1000年,也可能有4000年历史了。

  其他古物还有:、弓箭头一个,其锋锐利且明亮,应为赵佗打猎之用品。、圆形白玉一件,直径5英寸,中间有孔,大可容指,应为古代大臣觐土时佩戴,以示恭敬。、?酒器一件,系粗磁所制,形似一碗,碗底有一烧炭之器。、一些奇形怪状的古铜瓶、古磁瓶,特别是磁器均未涂釉,专家鉴定系周代遗物,约在公元前1900年,因为当时尚未发明涂釉术。、一些奇异的古铜焚香鼎、石壶、炊具。、一些古钱。

  李月庭见该墓具有如此考古价值,遂也不敢怠慢,当即将详情呈报于*当局。此时刚组建不久的广东*府诸事缠身,根本无暇无意也无力来管此事,即令李月庭为此等文物的保管者。如此,赵佗墓中的古物就名正言顺地成为李月庭私有财产了。此后,慕名而来的一些欧美考古专家也以一睹墓中古物为快,但均不认识铜镜阴面文字。李月庭原想在赵佗墓处立一石碑作为纪念,但后因远赴海外发展金融业务,此事也未能实施。

  2004年春,李月庭在完成设立中国实业银行加拿大支行后,再赴美国旧金山,拟在此设立中国实业银行美国支行,旋在暂住的乌克兰旅馆接受美国报纸采访,披露了赵佗墓被发现并挖掘之事,并拿出随身所带的古铜镜加以证实,与其同行的夫人及两位女孩也同声称是。

  在美国报纸刊登此则消息后,国内《世界新闻社》也据此刊发了新闻,但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活人尚且顾不过来,又有多少人去关心那个2000年前的死人呢?此则消息遂波澜不惊,淹没于浩如烟海的古纸堆中了。当然,李月庭所说是否属实,尚待考证,只是作为已经事业有成的富商及名人,且与赵佗没有血脉相连,与赵佗没有一点传承关系,如无此事,他实在没有必要杜撰一段耸人听闻的故事吧?

  补充一点的是:《世界新闻社》说:“考赵佗死于纪元前107年”,与我们所说的死于公元前137年相差了三十年,存此权作参考。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