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董路现任妻子朱安安(董路现任妻子朱安安图片)

点击关注,每天都有名人故事感动您!

董路

董路,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体育圈最有影响的名嘴之一。董路多才多艺,还是网络作家、话剧演员。董路的妻子胡艳是选美冠军出身,大陆小有名气的青年演员。董路比胡艳大15岁,他们闪爱闪婚,并很快有了孩子。因为年轻,胡艳一度无法进入妻子、母亲的角色,是董路用爱和智慧,引导胡艳成长成熟……

想说爱你不容易,15岁差距让爱搁浅

2005年9月14日晚上,董路和导演陆川等朋友去崇文门附近的钱柜KTV歌厅飚歌。大伙唱歌、跳舞、喝啤酒,疯狂地挥洒青春的激情。因刚刚在中国教育电视台录制完一期节目《我的大学》,董路有几分疲惫,便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抽烟。

袅袅烟雾中,董路看见沙发另一端坐着个模特般身材的女孩,她扎着简单的马尾,两只眸子星子般晶亮,鹅黄色的T恤衫配上蓝色牛仔裤,使她看上去像一株香水百合,淡雅而清新。

见过了太多浓妆艳抹的女子,眼前的女孩恬静、清纯与美丽,仿佛一根柔软的鹅毛,轻轻撩拨着董路的心扉。这时的董路已经35岁,虽然曾有过两段无疾而终的恋情,但从没有哪个女孩让他如此心动。

董路与胡艳

董路悄悄给朋友发了条短信,打听到这个女孩叫胡艳,湖南湘潭人,刚满20岁,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学生。见胡艳阳光健康,柔美中带着几分英气,董路主动与胡艳搭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练过体育。”胡艳灿烂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我确实练过田径。”董路是体育名嘴,话题扯到运动上,两人聊得很投缘。

聚会结束回到家,已是深夜12点,董路迫不及待地上网搜索胡艳的资料,这个女孩小小年纪可了不得,19岁时就获得了湖南湘潭小姐总决赛冠军,并荣膺最佳秀发、最佳形态奖;还在电影《千机变》《水晶》中扮演过重要角色。了解到这些,董路对胡艳的好感里又多了几分欣赏。一种异样的情愫顿时在他心头涌荡,董路知道,这就是爱情。

次日上午,董路给胡艳发去一条短信:中午我想请你吃饭,可以吗?对董路,胡艳有一定的了解,这个男人才华横溢,不仅是中国体育界颇有影响的名嘴,还是网络作家、先锋话剧演员,博客点击量逾千万,况且这个男人帅气阳刚,语言诙谐幽默,有几分可爱。这样想着,胡艳答应中午与董路见面。

董路

中午11点半,董路提前40分钟,开车来到了胡艳所在的北京电影学院宿舍楼下。因为脑海里满是胡艳的影子,在泊车时,前轮陷进了敞开的窨井里,董路心里一抖:这是否意味着自己将陷入一个陷阱?在路边三个卖水果的小伙子的帮助下,董路才将车倒了出来。

半个小时后,胡艳下楼来了。白天再看她,胡艳比昨天晚上更显得光彩照人,白嫩的脸庞吹弹可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顾盼生辉。那一刻,在董路心里,胡艳就是美丽的毒药,成为他不可抵御的致命诱惑。

董路带着胡艳来到一家湘菜馆,点了剁椒鱼头、白椒鸡胗等几道经典湘菜。胡艳吃得酣畅淋漓,而董路因为是北方人,吃不了辣的,只得在面前放一杯清水,将湘菜在水里涮一下再吃,即使这样,董路也被辣得满头大汗。这一切,让胡艳心里陡升一阵温暖,这是一个细腻、善解人意的男人。

两人边吃边聊,董路将刚才自己的车轱辘陷进窨井里的事告诉了胡艳,然后盯着胡艳的眼睛,含蓄地说:“我的车陷进去了,我也快被你陷进去了。”当明白董路话里的意思时,胡艳的脸红了,连忙岔开了话题。

一个星期后,胡艳去青岛拍摄影片《秋之舞》,董路的心突然像秋天的原野一样空落落的。他明白,胡艳在自己心头的位置谁也无法替代。为了倾吐相思之苦,董路一天到晚与胡艳煲电话粥,短短十多天,竟花去电话费3000多元。但令董路忧伤的是,每当他将话题往爱情方面引,胡艳就顾左右而言它。

10月14日,董路再也无法经受思念的煎熬,事先没有和胡艳打招呼,乘坐当天下午的航班来到青岛。胡艳随剧组住在青岛远洋酒店三楼,董路在二楼开了一个房间。晚上7点,董路拨通了胡艳的电话:“我现在就能见到你,你相信吗?”胡艳以为他在开玩笑:“这怎么可能?”“我现在就在二楼207房间。”

几分钟后,当胡艳出现在董路面前,董路张开臂膀,想像恋人一样与胡艳来个热烈的拥抱。然而,令他失望的是,胡艳表现得非常平静,没有他想象中的半点惊喜与激动,像条美人鱼一样从他身边溜开。面对平静如水的胡艳,董路事先打好了无数遍腹稿的甜言蜜语,一时无从说起。董路想向胡艳表达心中的爱意,见她淡然冷漠,又将涌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两人心事重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10分钟后,胡艳回到了楼上。

因为要赶回北京录制节目,第二天上午,董路收拾行李离开青岛。临走前,他给胡艳打电话,希望她能去送他。可董路在酒店大厅等了10多分钟,都不见胡艳的身影。他满腹惆怅地走出酒店,准备赶往机场。在酒店的拐角处,他看见胡艳正站在屋檐下,一脸落寞地望着他。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冷风夹着细雨,吹乱了胡艳的头发。她没有说话,只是朝董路挥了挥手,就转身跑进了酒店。董路的心犹如这晚秋的雨一样冰凉寒冷……

董路知道,胡艳是在刻意回避自己,也许他们原本就不适合。胡艳的逃避,让董路从狂热中清醒过来,自己比胡艳大15岁,他们之间有着太多的不可能。明白这些,董路决定从胡艳的情感泥沼里抽身而出,将她彻底忘掉。

董路强迫自己不再提起与胡艳有关的任何事情,因为担心勾起伤心的往事,他暂时远离自己与胡艳共同的朋友。一次,他无意中从手机里翻出了一张胡艳的照片,顷刻间,情难自抑的他泪流满面。他想将这张照片删去,将这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删去,可是他发现自己做不到。这让他的心湿漉漉的……

董路的心一片水深火热,而胡艳又何尝不是在情感的泥沼里挣扎?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对这个才华横溢、善良率真的男人充满了爱意。只是他比自己大15岁,也许有过复杂的情感经历;而且他只比自己的父亲小4岁,就算自己能接受他,父母那边也难以过关呀!想爱而不敢爱,胡艳这个单纯善良的美丽女孩,有了无法言说的心事和烦恼……

朴实承诺消除顾虑,闪爱闪婚好风景

董路与胡艳在电视台做节目

董路是个坚强刚毅的男人,工作中遇到再大的困难,他都能勇敢克服;而今,爱情之舟还没远航,就搁浅了,这不仅没有让董路退却,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作为一个男人,就要敢爱敢恨,在爱情路上就要勇往直前。

跨过了心底这道坎,爱的勇气在董路心里汹涌澎湃。10月20日,董路再次来到北京电影学院,郑重地向胡艳表白了自己的爱慕之情:“曾经,我不相信一见钟情;但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会与你紧紧相连!”胡艳盯着董路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35岁了还是单身,你肯定离过婚!”“我知道你的顾虑,你误解我了。”这次董路是有备而来,他从包里拿出身份证、户口簿和房产证,一起请胡艳审查,认真地说:“我是谈过两次恋爱,确实没有结过婚。从来没有哪个女孩像你一样让我有结婚的冲动。”

在胡艳看来,这段感情似乎远去,又蓦然走近,她一时无法接受。望着董路眼里的迫切,胡艳期期艾艾地说:“请你给我时间,我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董路

尽管胡艳没有答应自己,但她的话里蕴含着希望,董路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处于亢奋状态,他加紧了追求胡艳的步伐。11月初,北京的深秋寒意渐浓,董路要带胡艳去买换季的衣服。胡艳正在准备论文答辩,没有时间出去。董路灵机一动,开车来到燕莎商场,像个商业间谍一样,用手机将几款漂亮的风衣拍下来,然后以彩信的方式传到胡艳的手机上。矜持的胡艳被董路的一片痴情感动了,挑中了一款米黄色的风衣。董路买下送给她后,胡艳一穿非常合身,感动与欣喜在她心头交织……

这时胡艳刚满21岁,涉世未深的她听一些师姐说过,表演系的女孩经常掉进社会上一些老男人精心设计的温柔陷阱。她担心自己上当受骗,决心对董路试探一番。两天后,当董路又来找她时,胡艳故意装作愁眉苦脸的样子对他说:“我爸爸妈妈想在长沙买房子,身边钱不够,你能不能借给我20万?”还没有确定恋爱关系,就向对方借巨款,胡艳以为自己的举动会将董路吓跑。谁知董路不仅没有反感,反而认真地说:“我身边没有这么多钱,你给我点时间,我将房子抵押贷款。”说完,董路就急急忙忙拨打银行的信贷电话。

原来这个男人是真的对自己一腔痴情!他的真诚与执着感染了胡艳,既然自己也爱着他,还犹豫什么呢?胡艳笑着说出了试探他的“阴谋诡计”。董路抓住胡艳的手,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你这个小精灵居然学会了骗人,看我怎么修理你!”幸福的欢声笑语在空中飘荡……

爱情毕竟是终身大事,胡艳将自己与董路的恋情告诉了父母。胡家父母都是湘潭钢铁厂的职工,虽然从事着普通工作,但是夫妇俩都很开明。胡艳的父亲看过董路主持的节目,觉得小伙子有才华,反应机敏,对他印象很不错。夫妇俩上网登录了董路的博客,以及千万网友对他的评价,越发对这个正直善良、豪爽大气的小伙子多了几分好感。

胡母认真地问女儿:“孩子,你是不是真的爱董路?”胡艳点了点头。“既然这样,年龄不是问题,他比你大那么多,更懂得呵护照顾你,我和你爸爸支持你。”曾经,胡艳还担心自己与董路的年龄差距,父母不会接受,现在得到父母的祝福,她也爱得更加执着。

进入2006年,董路已经36岁了,孤独了这么多年,他格外渴望有个温暖的家。以前,自己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现在有了知心女友,还犹豫什么呢?元旦这天,董路将胡艳约到家里,亲自动手为她包饺子。他将水和面粉搅拌在一起,意味深长地对她说:“我就是这面粉,你就是水,水和面粉搅和到一起后再也分不开了。面粉里有水,水里有面粉,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结婚吧!”

胡艳犹犹豫豫:“我才21岁,这么早就结婚呀?”董路顾不得满手面粉,将胡艳拉到沙发上坐下来,认真地对她说:“小艳,我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这辈子成不了大款,不能给你买别墅和奔驰。但你放心,我有能力给你一个温暖的家,你的父母、我的父母,还有咱们的孩子,以后生活肯定没问题。”朴实的承诺击溃了胡艳的犹豫与彷徨,她答应了董路的求婚。1月16日,董路和胡艳在朝阳区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

因为董路工作很忙,直到2006年4月8日,他和胡艳才在朝阳区渔阳饭店举行了婚礼。董路的好友刘建宏、段暄、陆川等人前来祝贺,大家都对他们勇敢地闪爱闪婚表示祝福。北京的婚礼一结束,夫妇俩又赶回湘潭,在胡艳的娘家摆酒席,宴请亲朋好友。胡艳的父母拉住董路的手:“小艳就交给你了,我们希望你们过得幸福。”董路郑重地向岳父母承诺:“你们放心,我不会让小艳受半点委屈。”

就在这时,胡艳已经怀孕2个多月了,孩子的到来让胡艳既惊喜又紧张:孩子是她和董路爱的结晶,是上天送给他们的天使,但想到自己年纪小,这么早做妈妈,她不知道该不该将这个孩子留下。

董路能体会胡艳这种复杂的心情,动情地对她说:“我都36岁了,早就渴望做爸爸了,许多与我同龄的人,孩子都满地跑了,你就满足我这个愿望吧!”既然爱丈夫,就要尊重他的选择,满足他做父亲的朴素愿望;再说,孩子在肚子里的每一次悸动,都激起胡艳无限的母爱柔情。有什么理由不留下这个孩子呢?

董路

胡艳的抉择让董路欣喜若狂:“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熊猫,我要重点保护你。”董路说到做到,以前,他经常熬夜写博客,与朋友喝酒聚会到深夜;现在他除了工作就待在家里陪胡艳,为了能让胡艳休息好,晚上他不再熬夜,作息时间与胡艳同步。

妊娠中的胡艳胃口不好,董路想方设法为她增加营养,有时胡艳呕吐得厉害,一口也不想吃。董路开导她:“为了我们的宝宝健康,你要多吃点东西。”他为胡艳做改良后湘菜,熬鸡汤,将苹果和梨榨成汁,哄她喝下去。胡艳像个女儿一样,甜蜜地享受着董路这个“父亲”的照顾。

引导妻子进入角色,我们是幸福的“一家三代”

2006年10月6日是传统的中秋佳节,就在这天,胡艳在北京妇产医院顺利产下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婴。当她第一声响亮的啼哭划破凝滞的空气时,看着孩子红润的小脸,董路流下了幸福激动的泪水。他知道从此自己的命运将翻开崭新的一页,更多的责任和义务落在他的肩头。董路轻轻在女儿的小脸上吻了一下:“我的小公主,谢谢你让我成了爸爸的角色。”因为女儿在万家团聚的中秋节出生,董路和胡艳为女儿取名圆圆。

4天后,董路将妻子和女儿接回家。妻子坐月子期间,董路推掉了手头上一切工作,一心一意待在家里照顾妻子和女儿。考虑到妻子是职业演员,为了让她保持身材,董路建议让孩子喝牛奶。胡艳坚决不同意,她知道牛奶的营养肯定不如母乳,母乳喂养的孩子更加健康,她坚持亲自哺乳。妻子的勇敢和奉献感动着董路,他由衷感叹母爱的伟大。

因为胡艳的父母要上班,董路的双亲也很忙,不能过来照顾圆圆。这样一来,照顾孩子的重担全部落在董路和胡艳的身上。这无疑是一项不折不扣的艰辛工程。圆圆白天吃完奶就呼呼大睡,晚上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东张西望,整夜不睡觉。董路和胡艳只得轮流照顾圆圆,一晚上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因为睡眠不足,夫妇俩眼圈周围全是黑青晕,脸上写满了疲惫。

2007年2月的一天,胡艳在给孩子喂奶时,疲惫的她竟然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奶水将她胸前的衣服都濡湿了。孩子大声哭闹,她都没有反应,直到女儿用小手抓她的脸,胡艳才醒过来。这一幕, 被从超市买菜回家的董路尽收眼底,一丝疼痛在他心头游走,妻子太不容易了!从此以后,董路每天晚上坚持将女儿带到书房里睡觉,让妻子能睡个安稳觉。

董路与胡艳

圆圆满半岁的时候,胡艳北京电影学院的几个同学来家里看女儿。见她们脸色红润,身材苗条,挎着双肩包,一副青春逼人的样子;再看看自己,自从生了孩子后,腰也粗了,脸上有了妊娠斑,衣服上沾满奶渍,全无半点明星的风采。胡艳顿时痛心地感觉到,自己与她们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想到自己还不到23岁,就整天围着家庭,围着女儿转,有个小女孩叫自己妈妈,胡艳恍然如梦。

晚上,几个同学吃完饭后向胡艳告别,有的说要去见导演,有的说要赶回剧组,还有的说要去泡吧,并热情地邀请胡艳和她们一起前往。当时胡艳正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湿漉漉的手,指着摇篮里的女儿:“你看我这个样子怎么去?”霎那间,一股无可名状的悲凉直抵胡艳的心扉。自己有了孩子,不仅不能去拍戏了,而且连个人生活空间都被占据了。长久积聚下来的委屈、沮丧和压抑,在胡艳心头一泻千里,她靠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

董路抱着女儿走进房间,关心地问胡艳:“你怎么了?”胡艳哭得梨花带雨:“都怪你,这么早就让我结婚做妈妈,你看看我现在过的什么日子?”董路劝说好一阵,胡艳才平静下来。

董路全家福

因为心态失衡,胡艳整天没有好脸色,和董路一说话就像吃了枪药,语气很冲,有时女儿在她怀里哭闹,她也将怒火发泄到董路身上。刚开始,董路还能迁就忍让,渐渐地,他的美好心情也日益丧失,与胡艳发生争吵。

11月的一天,圆圆将尿拉到了裤子上,刚换上的衣裤又湿了,胡艳生气地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孩子哇哇大哭起来。女儿就是董路的心肝宝贝,每一声哭闹都撕扯着他的心,他没好气地朝胡艳吼道:“孩子这么小,你打孩子干什么?”“她不听话,我就要打!”夫妻俩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来。

争吵让这个曾经温馨的小家变得沉闷,董路不明白,曾经他与胡艳那么恩爱,怎么结婚还不到两年时间,他们就矛盾重重?2008年3月的一天,董路要胡艳陪着他一起去参加同学聚会。胡艳像个小女孩一样,赌气说:“我不去,就是不去!”说完,抱着孩子躲进了房间,把门关得死死的。

这一幕,倒让董路顿时清醒过来,他一拍脑袋:哦,胡艳还是个孩子呀,比自己小那么多,根本没有做妻子、做妈妈的心理准备,心里有波动再正常不过了,自己怎么就不能宽容她,给她一个缓冲期呢?

心里的疙瘩解开了,董路认真地向胡艳检讨了自己的不是:“对不起,我不应该和你斤斤计较,不应该和你争吵。其实你带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一番肺腑之言让胡艳热泪盈眶,她用粉拳擂着董路的脊背:“你比我大,就应该让着我,宠着我!”

从那以后,董路用作家、主持人的智慧引导胡艳进入妻子、母亲的角色,用海洋般宽阔的胸怀包容她的不成熟。每当胡艳烦躁发牢骚时,他会倒一杯温开水递到她手里,调皮地说:“夫人,先喝口水灭灭火。”他的幽默让胡艳再也不好发作。这时,董路就耐心地开导她,现在你扮演着妻子和母亲的双重角色,你的喜怒哀乐就是我们家的晴雨表。我们家能否幸福,全取决于你呀!”

董路比胡艳成熟得多,他常常指点她怎样待人接物,怎样与人和睦相处。赶上董路出差,他就将牛肉、饺子、馄饨放在冰箱里,然后一一写在纸上,交代她如何做。

在董路的引导下,加上妈妈这个角色与生俱来的成熟,胡艳不再抱怨,渐渐以平和的心态进入妻子、母亲的角色。随着孩子的一天天长大,胡艳的心态越来越成熟。她开始以贤惠妻子的柔情叮嘱董路:少抽烟,尽量不喝酒,晚上不要熬夜;董路出差,胡艳会为他收拾好行李;孩子感冒了,碰到董路在录制节目,她不会打电话干扰他,而是独自带着孩子去医院。

董路

妻子的转变,让董路欣喜不已,他常常一手揽着妻子,一手抱着女儿,幸福地说:“小艳,你是我的女儿,圆圆是你的女儿,我们是幸福的‘一家三代’。看着你们一起成长,我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家庭的和睦滋润了董路的事业,他主持的《我的大学》成了名牌栏目,收视率节节攀升。2009年4月22日,在根据王小波的名著《黄金时代》改编的话剧在北京*艺术剧院公演,董路出演男主角罗小四,他将这个人物刚、硬、倔强表现得淋漓尽致。演出大获成功。在胡艳的安排下,2岁多的圆圆,手捧鲜花,大大方方地走上舞台,惦着脚尖将火红的玫瑰献给父亲。董路看着妻子一眼,夫妻俩心里都流淌着无穷的甜蜜。

7月22日上午,董路牵着胡艳的手在北京观看五百年一遇的日食。看着太阳变成了美丽的弧光,董路在胡艳的耳边呢喃:“这么早就为人妻为人母,还暂时不能当演员,你后悔吗?”“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我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人!”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END-

原创不易,敬请点赞关注!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