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表达孩子开心快乐的句子(表达孩子快乐心情短语)

#秋日生活打卡季#

我是小蛮牛姥姥,退休在家,专职带娃。

作为一名六零后姥姥,也算得上一位文学爱好者,对诗词散文有那么一点点功底,平时喜欢看看书听听音乐,兴趣来了也在手机上写点东西,虽谈不上文采飞扬,倒也语句流畅,条理清楚。遥想当年在二千多人的国企上班,曾被誉为"第一支笔”,也是一段美好温磬的记忆。

如今居上海给女儿带娃,天天和小外孙相伴相乐。看着他一天天长大,从粉嘟嘟的肉团团到壮实活泼的小蛮牛,从哼哼唧唧到牙牙学语,每一个变化都令我欣喜,每一个细节我都郑重珍藏。

小蛮牛马上要满周岁啦!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从出生到现在他仍是个婴儿,即将跨入幼儿期。这个可爱的充满活力的小家伙,有着丰富的情感和灵敏的反应,常常令我惊奇。

刚出生时,小家伙就对声音有感应,不管是醒着还是睡着,只要有响动,全身就会惊跳一下,举着的双手更加明显。我轻轻和他说话,襁褓中的他会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再慢慢完全睁开,小眼珠子在里面缓缓挪动,小脑袋也在蠕动,努力想要转动方向,似乎要寻找声音的来源。

到满月时,小家伙的听力就已经相当灵敏了,有声音惊到他时再不是惊跳一下,而是扭动着身子哼哼唧唧,将他抱到怀里来又昏昏欲睡。跟他说活,眼睛马上打开,睁得大大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亮晶晶的,很久也不会挪开。

我想,多和宝宝说话有益他的大脑发育,但整天絮絮叨叨说一些家常话,不如多给他念点诗词,哼哼歌,放放音乐,让他感知声音的节奏和韵律。

于是,每天在他睡醒以后,我就抱着他坐在沙发上,用轻柔的声音给他朗诵唐诗宋词,尽量把节奏放慢,声调抑扬顿挫。

我温柔地看着他,他惊奇地望着我。他的目光被我的表情和一张一合的嘴唇吸引,定定地注视着,直到一首诗词朗诵结束。

这个过程让我觉得小家伙是有感知的,他虽然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但他知道我在向他传达一种信息: 爱和温柔,微笑和节奏。他的表情告诉我他乐在其中。

有一段时间,小蛮牛因为白天睡的时间比较长,晚上不肯睡,总是哭闹。他爸妈束手无策,我就把他抱到安静的睡房,轻轻地吟诵白天读过很多遍的诗词。听到熟悉的声音和音调,小家伙停止哭闹,渐渐安静下来,几分钟后就入睡了。

这以后,给小蛮牛朗读诗词就成为我的日常。在他满一百天之后,他对诗词的感应越发明显。

我会在他哼哼唧唧哭闹的时候,或者睡意惺忪之时,或者对着玩具发呆的时候,声情并茂地开始朗读一首诗。这时候的他要么立即止住了哭声,要么猛然睁大双眼,要么迅速回转头来,直直地盯着我。

他看到了舞动的眉眼,开合的嘴唇,听到了婉转抑扬的声音,还有那绵长的音调、好听的韵脚……这一切令他惊奇,欣喜,脸上渐渐浮显笑容,然后开始手挥舞足猛蹬。

五个多月的时候,我发现小蛮牛能够从我的表情和声调中感知我朗读诗词时的情感。

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是一首欢快愉悦的诗: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我给小蛮牛朗诵时,恍若置身在一日千里的轻舟之中,语气欢快,神情喜悦。小蛮牛望着我也开心地微笑,快活地扭动身子,乐不可支,眼睛里焕发出欢喜的光采。

这种欢愉的互动日日上演,在清晨,在黄昏,在夜晚。我乐此不疲,他兴高采烈。

可是有一天完全不一样。

那是今年四月的一天,正是上海封城之时。疫情之下我宅家一月有余,窗外细雨蒙蒙,芳草萋萋,李叔同的《送别》一诗不觉浮上心头: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瓢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小蛮牛刚吃饱奶,坐在推车上饶有兴致地玩着一匹小红马,我轻轻地对他吟诵起来,表情凝重,声音忧伤而绵长。

只见他目不转睛,慢慢眉头皱起,笑容不见了,悲伤浮现在他脸上,泪水一点一点涌上来,盈盈欲滴,眼见就要哭了,但他强忍着。

我赶紧打住,又心疼又惊奇。这小家伙,怎么如此伤心,难道我的吟诵触动了他的内心或是他领悟到了某种情感,从而产生了共鸣?或是这个年龄的他本就具备人类独有的对喜怒哀乐的感知力,只是在日常生话中被我们低估或忽略了?

面对这个幼小的婴儿,我有些惶恐了,还有多少是我这个姥姥或者他的爸爸妈妈不曾了解不曾知晓的呢?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又多次朗诵这首诗,每次他都是一秒变脸,泫然欲泣。我就换一首词,用夏承焘的《过七里滩》来试探。

“万象挂空明,

秋欲三更。

短篷摇梦过江城。

可惜层楼无铁笛,

负我诗成。

杯酒劝长庚,

高咏谁听?

当头河汉任纵横。

一雁不飞钟未动,

只有滩声。”

夏承焘先生的这首词沉郁空灵,其怀古之幽思令人心潮起伏热泪难禁。我相当好奇: 当一个半岁多的婴儿聆听此词时,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桔色灯光下,本来微笑的小蛮牛表情变得严肃,眼神专注,好像在面对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情,紧紧抿着嘴唇,不安地望着我,目光中有探寻,有疑惑,还有无言的忧伤……

如果说面露笑容是他的一种本能,那么由微笑切换为严肃,忧伤,甚至哭泣,就是一个心路历程了,这个历程交织着情感的酝酿和演变。

原来这世间的一切,不管是具体的还是抽象的,所有语言和声韵的喜怒哀乐,小小的婴儿完全能感知啊!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