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抬头程依依长什么样(龙抬头里的程依依长什么样)

程依依从英国回来的时候,傅晨跟我提了分手。

我表面伤心,悲伤欲绝的说着爱他,心里想的却说:再给点再给点!

忍了几年老娘终于摆脱你这个恋爱脑了,

还不赶紧多给我点精神补偿!

1

程依依从英国回来的时候,我和傅晨正在吃饭,他看了一眼手机,礼貌地等一顿饭吃完,王妈把碗筷都收走了才开口:“程瑶,程依依回来了。”

我控制我的眼睫动了动,泫然若泣:“这么说,我们……”

傅晨:“是的,我们结束了。”

我在心里憋笑,终于可以摆脱这个恋爱脑了,我面上依旧伤心,没等我说出几句假模假样的挽留话,傅晨就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璧园那套宅子,还有楼下那辆玛莎拉蒂我一会让助理给你过户……”

“你就想用这些换取我的青春和我们之间的感情吗,虽然你不爱我,但是我爱你啊!”我悲愤地起身,吼道。

我在心里乐开了花,再给点再给点!

傅晨蹙眉,他长得好看,瘦削的脸颊,薄削的嘴唇,狭长的丹凤眼,挺拔的身姿,无论做什么表情都让我对他的颜欲罢不能,但今天,结束了。

傅晨:“需要什么和张助联系,我们到此为止了,程依依回来了,我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好……”我背出准备已久的台词,什么深爱着你,但是为爱放手之类的云云。

最终,傅晨的脸越来越黑,我便识大体地总结了我爱而不得的话,深情款款地流下一抹眼泪,然后溜之大吉。

与此同时,我和傅晨公司的合约也正式到期。

影后程瑶,功成身退,未来可期。

手机叮咚响了一声,我打开,是傅颐给我发来消息:程小姐,考不考虑与我们公司签约?

我回道:看贵公司的诚意了。

2

大学时,我与程依依、傅晨是同专业的同学,在学生会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所有同学都惊呆了。

我与程依依都姓程,长得有七分相似,仿佛一个妈妈生下来的。可惜她是市长的女儿,吃喝用度都是天之娇女的水准,而我是个单亲家庭,穿着发白的牛仔裤,起球的衬衫。

我们长得都好看,她与我唯一不同的地方是眼睛,我的眼睛大,双眼皮虽深但不假,程依依眼睛小不是双眼皮,后来她去拉了一个,假得很明显。

程依依不甘心,开始带领班里的同学孤立我,诽谤我。

我曾经交了个男朋友,他长得好看,与傅晨很像,程依依便说我万事都学她。可明明那时候面对傅晨的追求,程依依还未同意,见我和男朋友双宿双飞,她便答应了傅晨的追求。

男朋友曾送了我一双鞋,他家不富裕,这双鞋是他省吃俭用买给我的生日礼物,好巧不巧,我穿上的一周后,程依依也穿上了同款。

她四处说我的鞋是假的,说我男朋友那个穷酸劲,连傅晨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她还说我是想榜上傅晨的拜金女,可惜傅晨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只能宛宛类卿,找了个像傅晨的男朋友。

程依依针对我到了一种疯魔的状态,甚至让我产生了一种,她其实很怕我的错觉,怕我超越她,怕我比她优秀,因为我确实样貌比她大气,成绩比她好,能力出众。

我很爱我男朋友,可是后来我们还是分开了,这时我才知道他是傅家的私生子,傅颐。

以前程依依说这些话时,我都一律以造谣处理——左耳进右耳出,压根不会想到她狗嘴里竟然吐出真象牙来。

大四我被星探发觉,经济独立之余还有了点存款,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这时,傅颐离开了我,他说对不起,害你被程依依针对,对不起,私生子的身份配不上你。

我哭得稀里哗啦,几个经纪公司都要签我,而我选择了傅家的公司,除了傅家资源好的原因之外,还可以见被傅家接回去的傅颐。

可我想错了,傅颐和家里大吵几场之后离家出走。

与此同时,程依依去英国做了交换生,一年。

傅晨隔天找上了我,甩给了我好多钱,说道:“在我面前扮演程依依,我会把你捧成大明星的。”

说实话,我看不起傅晨,没有他我也会通过努力让自己越来越火,同样能赚更多钱。但谁会嫌钱多呢,所以我答应了傅晨,乖乖地扮演好爱他的人。

我不刻意模仿程依依,我们长得本就像,傅晨从来不碰我,他清晰地知道自己只是透过我这一张脸想念程依依罢了。

3

合约到期后,我转身签了傅颐的公司,签完走出公司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等候已久的傅颐。

“这不是大明星程瑶吗?”傅颐眼角弯弯,“能否赏脸让我送你回去?”

我挑了挑眉,上了车:“荣幸至极。”

上车后,傅颐调侃道:“大明星终于乐意回来了?”

我摆摆手:“别,我只是个三线小演员,不是什么大明星。再说了我回来是因为合约到期了,要不是解约费太高,我早就回来。”

傅颐看向窗外,商圈商店的牌匾发着光,到处流光溢彩,把他眼里的旖旎很好地衬托出来:“马上就是大明星了,我替你接了个和顶流搭档的戏。”

“这资源也太好了吧,我还是贵公司的新人呢。”我差点在车里蹦起来,“哪个顶流?太顶的别接,我怕被网暴。”

傅颐笑着指了指自己:“我。”

傅颐很争气,傅家的打压没有让他出不了头,反而越挫越勇,签了很多鼎鼎有名的艺人,现在他自己就是公司的金字招牌和顶流。

我笑眯眯地问道:“什么剧啊?”

“仙侠言情剧。”傅颐语气中带着欢快,“你是女一,我是男一。”

他和傅晨也有七分相似,眉峰凌厉,双眼有神,他喜欢笑,傅晨则不苟言笑,仿佛谁都欠了他一百万似的。

车到我家的公寓楼下,傅颐突然抓住我的手,说道:“程瑶,我要把你捧成最火的顶流。”

“随缘啦。”在娱乐圈混了两三年,我已经心如止水,与世无争了。

“瑶瑶,相信自己,就算我用商人的眼光看你,你也是最耀眼的那一个。”傅颐松手,眼神一闪不闪地看我,饱含爱慕。

傅颐的车消失在马路对面,我笑了笑,说道:“我也会让你的公司,在a市成为独一无二的娱乐公司。”

我在傅晨公司,可学了不少东西。

4

与程依依再相遇是在傅晨的公司,我来拿玛莎拉蒂的车钥匙,程依依迎面而来,经过我时,说道:“A货。”

我没理她,她便直接抓住我的手腕,说道:“我回来了,以后你不要来骚扰傅晨了。”

我仿佛看到了个大傻子:“什么骚扰不骚扰的,要不是他哭着留我在他身边,你以为我想贴着他似的。”

这话亦真亦假,却让程依依怒火中烧:“你以为他想留着你吗,无非是透过你看我罢了,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A货。”

“那又怎么样?”我无所谓地摊手,“反正这一年来他就只看我,你回来可得好好宝贝他,说不定他已经被我勾走魂了。”

“不要脸!”程依依吼了一句,我顺势挣脱她的手溜之大吉。

程瑶榜上金主的热搜冲上第一,经纪人小李把这件事读给我听了,虽然我不是顶流,但是傅颐可是实打实地火。

不一会,我的手机叮咚一声,打开一看,竟是傅晨发来信息:“这么快就找上其他大腿了?”

关你屁事,我打完这四个字后,又删了。

反正傅晨没怎么的罪过我,当时签了他的公司他才找上我当程依依的替身的,现在算好聚好散。

5

与程依依和傅晨二人再见面是在一场盛大的影视活动中,我穿着白色亮片长裙,和红色亮片长裙的程依依撞衫了。

华丽的大厅可容纳百人,但程依依偏偏挽着傅晨的手,特意走过来炫耀,两只鼻孔都要翘上天了。

我没理她,和傅颐讨论着下周开机的电视剧。

“程瑶。”

我抬头,看见了前老板,傅晨。

“和我解约,就为了他?”傅晨露出玩味的笑容,“程瑶,你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

我讪笑两声:“我还年轻呢,万一这家公司福利待遇好呢?再说我在您这里勤勤恳恳干了一年,也没见火到哪里去啊。”

傅晨冷哼一声:“走了也好,省得程依依见到你不高兴。”

傅颐突然把手移到了我的腰上:“傅总说笑了,程依依见到程瑶不高兴,需要你们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一场活动,搞得傅家兄弟不欢而散。

两周后,我换上古装正式拍摄新剧,令我惊讶的是,程依依竟然也在剧组里面,她饰演女主身边的小侍女,剧情不多。

早就听说她要往影视圈发展,没想到傅晨的速度这么快,一下子就把她塞到这部剧来跑龙套了。

女主和女主的侍女,倒是个对比和捧杀的好机会。

对词间隙,程依依依旧趾高气昂:“程瑶,你就是我的替身罢了,要不是我当初要去英国交换生,我也会走娱乐圈这条路,傅晨给你的资源都是看在我的面上。”

我正背词呢,听到这话顿时感觉,我的母语是无语。

见我不理她,程依依以为我还像大学那会没钱没势,可以任人宰割,凑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脸说:“在我的阴影下活了这么多年也难为你了。”

“……您是觉得我的存在对你的地位产生了威胁,所以总是强调你的地位吗?”我翻了个白眼,“程依依,怎么这么长时间你一点长进都没有呢,不是嘲讽就是造谣?”

程依依一噎,正要发作,我就起身走了。

所有人都在背词呢,就她无所事事的,还敢在剧组找我麻烦,也不知道傅晨看上她什么了,显赫的身家还是单薄的脑容量。

第二天,狗仔发出了一张我和程依依的同框图,标题是傅氏新晋小花vs前辈。

剧中,她穿着清新的丫鬟服饰,我穿着干净利落的刺客服,乍一看没什么可比性,但我知道程依依是不屑和我比的,她觉得和我同框就是一种耻辱。

晚上我回到酒店,却看见楼下一个熟悉的人影,倚在车前抽烟。

这不是傅晨吗?

我正欲拉上窗帘,突然发现他往上看了看,与我的目光正好对上。

非礼勿视,我把窗帘一拉,打开电视悠闲地看着。

手机叮咚一声,是个陌生的号码。

“程瑶,下来。”

这个语气,和之前傅晨还是我金主的时候语气一模一样。

我回道:不了,让程依依看见不好,今天她还在剧组警告我呢。

发完后,我就把这个号码关进小黑屋了,晚上临睡前,我看了一眼窗外,发现这辆车竟然还停在那里,傅晨身边站着蹦蹦跳跳和他说话的程依依。

有情人终成眷属啊,我内心感叹着。

这一觉睡得很好,好到我甚至忘了程依依不是虽然一个心高气傲,但没有坏心思的人。恰恰相反,她很坏,仗着家里有钱有权,和其他同学合伙污蔑我偷东西。

那天我在辅导员的面前泪流满面发着毒誓,差一步就跪下来了,全校同学都在看我笑话,没有人为我说一句话,辅导员更是连查都懒得查,单方面让程依依原谅我。

拍戏的间隙,程依依喊的很大声:“我的手机呢?我的手机怎么不见了?”

我刚过一条,正坐下来喝着西瓜汁:“可能被狗叼走了吧。”

这里到处都是人证,而且我是被金主傅颐请来的女主角,不差这点钱,程依依的手机就算被偷了也不会有人指着我的鼻子说:是程瑶偷的。

见程依依的目光向我望来,我在心里嗤笑,真是大小姐有人惯着,出国溜了一年怎么没点长进,还是这点下三滥的套路。

“是不是你偷的?”程依依睚眦欲裂地问我,完全没有拍摄时怯懦侍女的样子。

我对她这幅跳梁小丑的样子忍俊不禁,还没来得及反驳,小李就护着我,说道:“一个手机而已,有什么好偷的,是你自己忘记放在那里了吧。”

“你知道什么?”程依依气势十足地怼道:“程瑶的大学就偷过我的钱,狗改不了吃屎,有本事查监控啊。”

程依依有点聪明,但只有一点,她过惯了天之骄女的生活,有种愚钝的机敏。

大学那会她避开监控污蔑我偷东西,老师也不会细查,所有人都站在她那边,穷女孩偷富家女的钱就变成了天经地义的事,可现在程依依仿佛忽视了我全身闪闪发光的名牌衣服,像坐井观天的青蛙,以为一切都没变。

“首先,”我伸出一根手指,“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我偷过你的钱,这只是凭空污蔑罢了,其次你要是真想从我这白嫖一个手机也不是不行,姐现在有钱。最后,狗改不了吃屎对应的是,程依依改不了诽谤人。”

我在她表情皲裂的时候,适时地关照了一句:“要是程依依小姐真的要我陪你这个手机也行,一会加我助理微信,让她把钱发给你就行了。”

程依依许是第一次出来工作,又是傅晨塞进来的人,还高傲地以为所有人都得围着她转,她在吵闹的同时,拍摄还在继续,没人替她撑腰,这下碰了一鼻子灰。

傍晚,傅晨来接程依依,程依依一脸委屈地走过去,控告今天的事。

“我就是合理怀疑一下,程瑶就凶我,你看你,捧出了个什么人品的小明星!”

我出来的时候正好听见程依依说的这句话,与傅晨探究的目光对上。

我坦然地看他,大学时他就是程依依最坚实的后盾,现在也不例外,可我不再是以前那个任人宰割的穷女孩了。

6

我向傅颐提供了傅晨公司的几个当红艺人的性格特征,看人下菜有利于挖人。

自从公司做大之后,傅颐就退居幕后了,但这部电视剧,他却挤出时间来拍。

“这一条,男主离女主近一点,不要有心理负担。”远处拿着剧本的导演着急地喊道,“都是拍过几部戏的职业演员了啊,要专业点,别害羞。”

我看见傅颐的耳朵通红,忍俊不禁,我们贴的很近,在榻上几乎是依偎在一起了,我的轻笑也只有他能听见。

休息时,他坐在我身边:“亲密戏对你来说很熟练?”

我捂着鼻子:“呦,怎么这么酸啊。”

电视剧即将杀青的时候,傅晨又用新的手机号给我发了一条消息:“有空吗?”

“没空。”我删除拉黑一条龙。

杀青宴上,傅颐是在腾不开时间,我潦草地吃点了东西后准备离席。

出门时,一辆黑色的车拦住了我的路。

不用想也知道里面坐的是傅晨,他热衷于黑色的豪车,不可告人的样子像*组织的头目。

我一个潘周聃矫捷的身子,在豪车前打了个转直接绕开,准备打车回酒店。

“程瑶,有空吗?”傅晨走下车,“一起吃个饭吧。”

我跟了傅晨一年,这一年对他也有些了解,他三番五次找我,要是不赴约,他就会四番六次地坚持找我,不如就去吃个饭,把话说开了,他就不执着于骚扰我了。

最重要的是,傅晨的饭一向吃的很贵很好,并且我不用出钱。

上菜间隙,傅晨突然说:“对不起,谢谢你这段时间对程依依的包容。她比较任性,拍戏的那几天给你添了一些麻烦。”

“不麻烦的,”我摇摇头,我就一个演戏的我有什么麻烦的,“麻烦的是其他工作人员。”

傅晨抿嘴不语,上菜了,我拿起筷子大快朵颐,傅晨倒是对菜兴致缺缺,吃了几口便停下,一直在看我吃。

吃完后我打了个嗝,以往在傅晨面前我谨小慎微,现在在傅晨面前我放飞自我。

傅晨罕见地没有嫌弃也没有黑脸,他问:“你怎么没续签。”

我眨眨纯天然,李荣浩见了直呼假的大眼睛,说道:“不是您说的让我别再出现吗?”

傅晨不说话了,他盯着我看,突然笑了:“程瑶,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有趣呢?”

我震惊了,这是什么离谱的霸道总裁发言?

没等我想好怎么回答,傅晨又兀自悲凉地说道:“其实我对程依依只有兄妹之情,我只是害怕她讨厌你才说那种话的,当然我也知道她肯定不喜欢你……”

面对这番失去了才懂得爱的虐恋言论,我老老实实地打断他:“那我走?我确实也走了傅总。之前您是我老板,在您面前我不敢放肆,现在我该吃吃该喝喝,您才说我有趣的,好马不吃回头草,我虽然解约了但还是希望以后咱们有再次合作的机会。”

我看了看时间,刚给傅颐发的定位,这会他已经到了。

“最近我会很忙,不会来找你了,”傅晨顿了顿,“我们以后一定会有机会合作的。”

我原本就瞧不起傅晨,能和程依依合起伙来欺负我的人素质能高到哪里去,现在我解约了,他又做不到当断即断,甚至还说出我拿她当妹妹的渣男言论。

我更加瞧不起傅晨了,我们以后不会有合作的机会了,我是个有原则的艺人——除非傅晨钱给到位。

7

坐上了傅颐的车,他明显有些不高兴,我瞪他:“甩脸子给谁看呢。”

“瑶瑶,你为什么要和他吃饭啊?”傅颐有些委屈地看我。

“散伙饭,他出钱。”我揉揉他蓬松的脑袋,像哄大狗狗一样,“没有下一次了。”

傅颐和傅晨突然都越来越忙了,公司业务和经营方向大差不差,他们两对上是在所难免的。

拍完戏我得了空,拉着经纪人小李一起去逛商场。

工作日人比较少,我和程依依在一个珠宝店里又碰见了。

她穿着红色的衣裙,张扬又耀眼,在我面前全款拿下一个六位数的饰品,还臭屁地经过我面前哼了一声。

“小A货。”程依依用鼻孔看我,吐出一句话。

我习惯了她对我的贬低,小李还是头一次见我被无礼对待,登时就生气了:“我说怎么这么臭呢,原来有人用嘴放屁啊。”

“骂谁呢?”程依依折返回来,势要和小李一争长短。

贵妇圈的人炫耀都是不动声色的,但是由于我大学时是穷人,不认识名牌,也不知道美甲、烫头、染发,以及出去吃饭多少钱,程依依在我面前的炫耀非常直接,直接地就像是昨天刚暴富的土大款一样。

现在程依依还觉得我看不懂名牌,指着身上的衣服说道:“巴黎世家的T恤你认识吗?耐克的鞋你认识吗?你知道这些多少钱吗?别看你家艺人穿的光鲜亮丽的,指不定全是假货,她用的东西不光是A货,她在傅晨面前扮演了一年我的影子,她这个人更是A货。”

她的声音很大,销售员和一些游客纷纷驻足,目光在我和程依依身上转了一圈。

程依依以为还在学校呢,能吸引来一些替她帮腔的人,结果帮腔的人没有,倒是引来了一个我的小粉丝。

“程瑶,我是你的粉丝!”一个打扮光鲜亮丽的小姑娘冲了过来,激动地递出纸笔:“您能帮我签个名吗?”

签完名,程依依的耐心也用完了,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可能正常人的脑回路是跟不上程依依这个疯子吧。

她竟然冲上来给了我一巴掌,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店里。

我突然想起刚和她认识那会,她也是二话不说把我堵在学生会的楼道里,然后甩了我一巴掌,当时我真的生气了,回敬了一个巴掌,然后她就哭哭啼啼地找其他人告状。

此刻,在商城里,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监控,顺势被她打得偏过头去,头带动身体,我一个踉跄跪倒在地。

“小李。”

“在。”

“报警。”

“你在干什么?”耳边穿来了傅晨的声音,我心中的疑惑了然,为什么刚才程依依二话不说给了我一个大逼斗,原来是等着我反击,然后好向傅晨告状。

“傅哥哥。”程依依尖酸刻薄的声线突然转变为温婉甜美,“程瑶她骂我。”

“她骂了什么样的话需要你动手打人?”

我捂着脸起身,有些惊讶,傅晨竟然开始讲理了。

傅晨沉声道:“道歉。”

我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拦住二人:“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8

做完笔录,已经是下午了,程依依赔了我五千块钱,这事才作罢。

我看着小李目瞪口呆的样子洋洋得意:“走啊去吃火锅,我请你。”

吃完火锅天色已经黑了,傅颐还没忙完,我大手一挥,决定带小李去夜店见见世面。

舞池里我扭动腰肢,休息间隙我哐哐喝酒,小李很激动:“瑶姐,你也太会玩了吧,你是我的神。”

我抛了个媚眼过去:“这就会玩了?小姑娘还是没见过大世面。”

“瑶姐,少喝点酒,万一被狗仔拍到了。”

“不要紧,我不红。小李你也喝,干杯!”

……第二天,我头疼欲裂地醒来,这灰白灰白的天花板,这冷色调的被子被褥,这陌生的房间。

我一下子跳了起来,这是谁家,我不会被捡尸了吧,小李怎么不看着我点?

“醒了?”门被打开,我看见傅颐熟络地进来了,他拉开窗帘,刺目的阳光晃得我睁不开眼。

“竟然还去蹦迪,胆子很大,嗯?”傅颐的声音低沉且好听,他的尾音拖得长长的,我眯起眼睛,张开嘴,一口一口吃着他喂到嘴边的绿豆汤。

“还好我去得早,傅晨昨天又给你发消息了,也不知道小李怎么想的,居然打电话让他去接你。”

我奇怪:“他发了什么消息。”

傅颐:“我删了,你别想知道。”

我一噎,可能又是替程依依道歉的什么言论吧。

“昨天发生了什么?”我问道,“小李打电话给了傅晨,你怎么也来了。”

傅颐说:“那你别管,反正我把你从傅晨手里抢过来可花了大把的功夫,好不容易把你带回家之后,你还吐了我一身。”

我抱歉地笑了笑,说道:“下不为例。”

半晌,我又问道:“傅晨为什么要和你抢我。”

“那你别管。”

“……”

9

傅晨和傅颐斗得不可开交,后者偷偷挖傅晨的墙角,虽然傅晨损失不大,但也让两家的恩怨搬到了台面上。

作为傅颐旗下的艺人,我这段时间也是综艺,剧组两头跑,我想得很单纯,艺人火了,傅颐的公司业绩就更强了吧。

我原本以为自己跟了傅晨一年,在商场上也会有点建树,到最后我才发现我能做的就是努力工作,给他赚钱。

我的性格讨喜,资源一好,人气就水涨船高。

不少人开始关注我为什么资源这么好了,因为我换公司了,为什么我换公司了,因为我合约到期找到新大腿了,那就是傅颐!

狗仔爆出我和傅颐从同一辆车上下来,姿态亲昵。

新剧还未宣发,我的热度带动剧,频繁上起了热搜。

在一场活动中,我见到了许久未见傅晨,他似乎有些疲惫,眼下青黑,但他很好地将疲惫隐藏起来,穿着西转的样子依旧显得雷厉风行。

我和他没有说话的机会,因为他在和各种影视大亨周旋,直到活动结束,我走出大厅的时候,他在身后叫了我一声:“程瑶。”

“啊?”我回头,看见了一脸疲惫的他。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分手之前你说过很爱我。”

“大庭广众的这可不能乱说,”我慌忙捂住傅晨的嘴,“我们没有谈恋爱,哪来的分手?我签了贵公司的合同,按您的要求偶尔陪您吃吃饭,缓解一下您对程依依小姐的相思之情。”

我用庄重的眼神告诉他:“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傅晨突然笑了,笑得有些勉强。

我复述一遍:“仅此而已。”

之前对程依依的思念装地那么深沉,现在又对我表现出当断不断的犹豫,不应该啊,莫非傅晨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

新剧开播前夕,我和程依依寥寥无几的同框图上了热搜,我猜是傅晨为了捧她买了热度。

网友1:天哪,她们好像。

网友2:而且她们两都是对家公司新签的人!这是要拉踩的节奏啊。

网友3:不得不说程瑶甩开她不只一条街。

网友4:赞同!气质,长相还有亲和感,都是程瑶略胜一筹,程依依的脸动过了吧啊,又尴尬又小家子气。

……

我听着小李说着网友的讨论,忍俊不禁:“程依依绝对要气死了。”

“气死活该。”小李冷哼一声,“瑶姐,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像她这么尖酸刻薄的人,竟然还有替她说话的人,反正网友迟早会看清她的。”

10

和傅颐演的剧掀起了很大的热度,我们的cp粉遍地都是,我成了年度最佳女演员的候选人之一,因为这部剧,我真的跻身一线。

和程依依撞上在所难免,因为傅晨似乎真的在把她往和我同一咖位的资源送。

程依依推开我化妆间的门,霸道地把人都赶了出去。

“程瑶!你看到狗仔拍到了你和傅晨在一起的画面,你真不要脸,还总粘着傅晨。”

我看了她一眼:“你错了,不是我粘着他。”

“难不成还是他粘着你?程瑶,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以前你就这么不要脸,现在还是这么不要脸。竟然真的把傅晨钓的不那么爱我了,都怪你!”

程依依翻出网上的评论,在我面前划着:“别人竟然还说我不如你,我呸,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比,你就是一个仿版程依依,你就是个A货。”

我万万没想到程依依竟然能这么疯,我越发觉得她就是个可怜的跳梁小丑了。

三番五次忍耐她的无礼已经仁至义尽,我开口讽刺道:“到底谁是谁的仿版呢,程依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双眼皮是照着我拉的,你和傅晨好上的原因,也是因为看见了我和傅颐在一起,你那双红色的名牌鞋也是看见我穿才买的。”

“我先进了娱乐圈,你姗姗来迟,我在剧里是主角,你是配角,程依依,到底谁是A货?”

“我对你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你还做着幼稚的诽谤、贬低的事,殊不知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没钱没势的我了,”我走到程依依面前,最后劝告一句,“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地位,程依依,在我没发火之前,赶紧滚。”

程依依气急,眼眶都红了:“你在得意什么程瑶!你不过是我的替身,在傅晨面前扮演我罢了!”

“你错了,我不会扮演你,傅晨留下我,就是留下程瑶这个人,和你程依依无关。”我耸耸肩,“我可演不了你的势利,你的欺软怕硬、心胸狭隘,任性妄为……”

这时,化妆间的门开了,傅颐走了进来。

“怎么这么热闹啊?”他嘴角嗔笑,像一只狡猾的狐狸,“程依依小姐,这好像不是您的休息间,劳驾您出去?”

程依依攥紧拳头,胸口起伏,她狠狠地瞪了我两一眼,出去了。

她这么任性的人居然真走了,我有些震惊,傅颐伸出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怎么了瑶瑶?”

“没事,”我看向他,笑道,“我真怕她在我的休息间被气死了,然后我两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傅颐揽过我:“放心,我会替你认罪的。”

“瞎说什么呢!咱们又没害人。”

“你害人了,你害我这么喜欢你。”

“滚啊,这什么恶心人的土味情话!”

11

我参加的综艺节目还未开播,网上的舆论就漫山遍野地发酵起来,起因就是那天程依依在我面前大言不惭说我是A货的话被人录音爆到网上了。

我看着身旁的傅颐,问道:“是你干的吗?”

“不是,”他装可怜,“人家哪有那么厉害的手段嘤嘤嘤。”

我和傅颐官宣的那天,网上舆论一片哗然,有人猜测我们一起拍古偶剧时好上的,有人猜测我签傅颐的公司时好上的,有人猜测我在傅晨公司的时候就和傅颐好上了,更有甚者,说我是对傅晨爱而不得所以和傅颐好上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嘀咕着,然后放下手机。

官宣后,傅晨在商业版图上被傅颐反将一军。他在我的世界里销声匿迹许久,突然又来找我说要见面,我在拉黑了他十几个号码之后,回复道:傅晨,我和傅颐在一起了,我希望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了。

听说程依依已经和他分手了,闹得挺难看的,可是这些都无我无关,我看着书房里办公的傅颐,想着,什么时候和他好上的呢?

大概是大学时,我被程依依一行人堵在路口上,她的巴掌呼啸而来,那一刻,我绝望无助,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出现,紧紧攥住了程依依的巴掌。

那天,我仿佛看见了我的神。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