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玄武门之变的详细过程(玄武门之变具体内容)

一、父子同心创大业

唐高祖李渊的太穆皇后窦氏,生四子。长子建成,次子世民,三子玄霸,四子元吉,玄霸少时病亡。

李渊对建成、世民、元吉的安排,是按照封建伦理原则,先兄后弟为序。

617年太原起兵时,以建成为陇西公,左领军大都督,统帅左三军;世民为敦煌公,右领军大都督,统帅右三军;元吉为姑臧公,太原太守,留守晋阳宫。

攻克长安后,李渊进封唐王,以建成为世子,世民为秦公,元吉为齐公。

618年,李渊称帝,立建成为太子,世民为秦王,元吉为齐王。是时,建成与世民战功相当。唐帝国又面临统一战争的急迫形势,时薛举进兵径州,世民挂帅出征,建成留居长安,协肋李渊处理军国大事,统治集团内部团结,所向披靡。

随着统一战争的节节胜利,世民立下了赫赫战功。618年11月,世民一战而降薛仁杲(薛举之子),得其精兵万余,人口5万余。

李渊派李密迎接世民。自视功名智略突出,连见李渊都面带傲色的李密,初见世民后不由惊叹折服,私下和殷开山说:真是英主啊!要不怎么能平定祸乱呢!可见世民的才华出众。

这一战役的胜利,极大地提高了李世民的威望,对太子李建成的地位就构成了威协。

功高盖世胸志远

619年,刘武周进逼并州,留守晋阳宫的齐王李元吉,弃“强兵十万,食支十年,兴王之基”的晋阳城,逃往长安。刘武周占据并州,继续南进,关中大震。

620年,世民再次出征,一昼夜行军二百余里,二日不食,三日不解甲,一日八战,大破刘武周部将宋金刚,俘斩数万。刘武周弃并州走突厥,所占州县全部收复。李世民声望再振。

平定刘武周三个月后,李世民又奉诏讨伐王世充。

王世充据守洛阳,窦建德率河北兵10万支援。

面对王、窦联兵,唐军众将意见分岐,李世民当机立断,分兵围洛阳、拒虎牢,俘窦建德,降王世充。

此战,历时10个月,是唐统一过程中规模最大的战役。至此,唐初的统一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

621年7月,李世民凯旋长安,身披黄金甲,齐王元吉等25将从其后,铁骑万匹,甲士三万,前后军乐齐奏,献俘于太庙,荣耀至极。

同年10月,李渊以秦王功勋特殊,前代官爵皆不足以称之,特置

天策上将

,位在王公之上,置天策府。世民又开文学馆,招四方文士,有房玄龄、杜如晦等

十八学士

这时的秦王,威震四海,人心所向,谋臣猛将济济一堂。原已渐有夺取皇位继承权的图谋更加强烈起来。

房玄龄对李世民说:

杜如晦聪明识达,王佐之才。若大王守藩端拱,无所用之;欲经营四方,非此人莫可。世民深以为然。

支持太子的大臣封德彝说:

秦王自恃有大功,不服居太子之下

三、因功受妒屡遭谗

秦王府的荣光,严重威胁着太子建成的地位,所以“建成内不自安,乃与元吉协谋,共倾世民”。东宫与齐王府的联合,使秦王府处于不利地位。

623年11月,刘黑闼二次起兵。太子中允王珪、洗马魏征谏议建成挂帅出征,建成采纳。李渊一改以前凡有战事,必派世民出征的做法,同意建成挂帅。也是意在强化东宫的地位,抑制秦王府势力的打展。

建成久居长安,出入后宫,收买高祖妃嫔,通过她们对李渊施加影响,“

诸妃嫔争誉建成、元吉,而短世民”。

秦王攻克洛阳后,有数嫔妃到洛阳,私下向世民索要珍宝,并为她们的亲属求官职,都被拒绝,于是怨恨益深。

淮南王李神通有功,秦王赏田数十顷。张婕妤求李渊把这些地赐给她的父亲,李渊“手敕赐之”,李神通不给。张婕妤与李渊诉:“敕赐妾父田,秦王夺之以与神通”。李渊甚怒,后谓裴寂曰:“此儿久典兵在外,为书生所教,非复昔日子也”。

尹德妃父纵家童殴打秦王府属杜如晦,折一指。德妃反告“秦王左右陵暴妾家”,李渊怒责世民曰:“我妃嫔家犹为汝左右所陵,况小民乎!”

建成、世民、元吉各自拥兵,另外都私养着一批勇士作为死党。

625年7月,李渊要去仁智宫避暑,留建成居守京师,世民、元吉随行。

建成让元吉俟机除掉世民“安危之计,决在今岁”。又使庆州都督杨文干私募勇士送长安,并遣朱焕、桥公山送盔甲给杨文干,二人中途畏罪告发,李渊大怒,召建成至仁智宫,下昭杨文干进见,杨文干知罪难逃遂起兵。

李渊召世民说:“文干事连建成,恐应之者众。汝宜自行(讨伐),还,立汝为太子。吾不能效隋文帝自诛其子,当封建成为蜀王。蜀兵脆弱,他日苟能事汝,汝宜全之;不能事汝,汝取之易耳。”

世民出发后,内有元吉和嫔妃说情,外有封德彝营解。于是,李渊改变了主意,仍遣建成回京师居守。

625年7月,李渊命三子比武驰射,建成以肥壮而易仆倒的胡马授世民。世民策马驰射,胡马仆倒,世民跃立数步之外,如此三次。

世民对左右说:“彼欲以此见杀,死生有命,庸何伤乎!”

妃嫔进谗说:秦王自言,我有天命,方为天下主,岂有浪死。

李渊岂能不怒。适报突厥来侵,矛盾才缓和下来。

李渊“

每有寇盗,辄命世民讨之,事平之后,猜嫌益甚

”。

627年某月,建成夜召世民入太子府饮酒,明知世民不胜酒力,却强迫饮之,致世民暴心痛,吐血数升。

李渊一面责建成,一面为避免兄弟相残,欲遣世民“居洛阳,自陕以东皆主之”。

将行,建成、元吉恐世民一至洛阳,拥土地甲兵,必成后患,多方阻挠而止。

元吉、尹德妃和张婕妤日夜进谗,不由李渊不信,欲治罪于世民。陈叔达力谏:秦王有大功于天下,绝不可废黜。且性刚烈,若有挫抑,恐不胜忧愤,或有不测之疾,悔之何及!李渊才作罢。

四、事属紧急各施能

面对如此情况,秦王府僚属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劝世民效周公诛管、蔡故事,诛杀建成、元吉,以求家国安宁。

建成、元吉又加紧收买秦王府僚属,将金银一车赠尉迟敬德,并致书招请被拒。于是使刺客夜刺敬德,敬德获悉,重门大开,安卧于榻,刺客不敢入。随即挑拔李渊将敬德下狱,世民力请,才得免死。

又以金帛诱段志玄,被拒。

程知节、房玄龄、杜如晦等皆遭斥逐。

而世民这边,收买东宫官属率更丞王睚却获成功,并把常何也拉到自己一边,安置常何屯守宫城北门玄武门。

常何先从世民消灭王世充,后从建成平定刘黑闼,这种经历减少了建成的疑虑。

世民还收买了屯守玄武门的敬君弘、吕世衡等将领。

五、

玄武之变起萧蔷

627年夏,突厥数万入塞侵扰,建成谏元吉率军北征,以免世民掌握兵权。

元吉要求秦王府的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秦叔宝等同行,并挑选秦王帐下精锐充实自己。率更丞王睚向世民告密:太子语齐王说‘今汝得秦王骁将精兵,拥数万之众,吾与秦王饯汝于昆明池,使壮士拉杀之于幕下,奏云暴卒,主上宜无不信。敬德等既入汝手,悉宜坑之,孰敢不服!’

形势异常危急,秦王府幕僚皆主先发制人,私养八百勇士也已入寓。于是密召斥逐在外的房玄龄杜如晦回府共谋。

六月三日,世民密奏建成、元吉淫乱后宫,并说他无负于兄弟,却屡遭兄弟穷追绝杀,似是为王世充、窦建德报仇。

李渊愕然,决定次日鞫问。

六月四日,李渊召裴寂、萧瑀、陈叔达欲审其事。

张婕妤探知世民密奏内容,飞报建成。'

元吉主张“勒*之兵,托疾不朝,以观形势”。

建成却说“兵备已严,当与弟入参,自问消息。”遂照常入朝。

玄试门

其时,世民在常何协助下,率长孙无忌、尉迟敬德、候君集、张公谨、刘师立、公孙武达、独孤彦云、杜君绰、郑仁泰、李孟尝等,伏兵于玄武门。

建成、元吉行至临湖殿,发觉情况异常,立即回马欲归东宫。世民跃马而出并大呼,元吉引弓射世民,却仓惶失措,控弦不开,再三不达有效射程。

这边,世民一箭射杀建成。尉迟敬德率七十余骑继至,左右箭射元吉坠马,世民马奔入丛林,却被树枝拌住,坠马不能起。元吉突至,夺弓扼世民。不期敬德跃马而来,一声大喝。元吉急奔武德殿,被敬德射杀。

东宫将领冯立、薛万彻,齐府将领谢叔方等率兵2000,驰攻玄武门,敬德持建成、元吉首节出示,宫府兵方溃散。

六、功成不朽传千古

世民使尉迟敬德入宫宿卫,敬德擐甲持矛,直至李渊处。李渊大惊,谓裴寂等曰:“当如之何”?

萧瑀、陈叔达曰:建成、元吉本不予义谋,又无功于天下,疾秦王功高望堂,共为奸谋。今秦王已讨而诛之。秦王功盖宇宙,率土归心,若陛下能处以元良(即太子),委之国事,无复事矣!

李渊表示,这是他素来的心愿。手敕:令诸军并受秦王处分。

建成、元吉各五子,皆被诛杀。'

六月七日,世民被立为太子。同时诏曰:“自今军国庶事无大小,悉听太子处决,然后奏闻”。

六月十六日,李渊给裴寂等手诏中说“朕当加尊号为太上皇”。有意传位太子。

世民做太子二个月后,即627年8月,唐高祖李渊传位于太子李世民,是为唐太宗。

唐太宗即皇帝位于显德殿,次年改元“贞观”,开启二十多年的“贞观盛世”。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