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温柔顾慕臻全文免费阅读什么书名(温柔和顾慕臻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吃完饭两个人并没有立刻回谍港,而是在大学校园里散步。

这里的每一个地方都有他们的足迹。

即便过去了三年,学校的某些地方有了改建,以前的人各奔东西,一批又一批的新人穿梭在前后,可他们照样对这样的校园充满了熟悉的亲切感。

温柔想,这可能是她和顾慕臻最后的相处时光。

他们的缘起于这里,今天将过往埋葬在这里,也算是一种圆满。

她怅然的抬头看天,过了今夜,他们就再无瓜葛了吧?

想到日后再见将形同陌路,温柔心中酸涩,她看向他们挽着的手,眉眼低垂,内里光芒都是黯淡的。

顾慕臻察觉了她的异样,却并未解释。

他确实是有意如此安排,但全然不同温柔所想。

今日一行,对于他来说代表着和过去的痛苦离愁道别,今日过后,就是新的开始,他要让温柔清清白白的做回自己的女人!

他有的是时间让她再次回到自己身边。

两人没有在熟悉的校园转多久,消了食,顾慕臻便扣住温柔的手,拉着她返回谍港小庄。

进了屋,他还没开始行动,温柔已经主动地攀住了他的脖颈,吻住了他。

一夜放纵之后第二天二人都没能准时起床。

手机被顾慕臻刻意地放在了车上,安静的卧室,无人打扰,顾慕臻睡的很昏沉。

等他醒来,已经是中午了。

他翻了个身,忽然一下子惊醒,睁眸一睁,看到床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温柔的影子?

顾慕臻怔了半晌,一时竟觉得昨晚的疯狂是一场梦。

可看到凌乱的大床,以及这满室的气味,他知道,那不是梦。

他又一下子瘫回床上,伸手摸向旁边的床铺以及枕头。

温度还在,她的香气也还在。

顾慕臻翻身埋到她睡过的枕头上,闭上眼睛,很快又睡了过去。

温柔醒的早,应该说她就没有睡。

等到顾慕臻睡着了,她起身穿好衣服,悄悄回了家。

在路上的时候她就给乔姆翰打了电话,请了一天假。

到家前她在药店买了药,回家喝了之后便睡下。

浑身都在疼。

保养了三年多的身子,从没被人触碰过。

昨晚的顾慕臻像禁了多年的猛兽,丝毫不知节制,实在让她吃不消。

温柔浑浑噩噩地睡去,再醒来看到的就是面前一张放大的脸。

温柔吓了一大跳,待看清贴着她看的是何乐,她伸手把她一推:“你干嘛呀!别这么像鬼一样盯着人看好不好,会吓死人的!”

她往上提了提被子,安抚着自己受惊的小心脏。

何乐问她:“今天不是周末,你怎么没上班?睡得这么熟,昨天晚上不会做贼去了吧。”

温柔翻她白眼:“我不舒服不行吗,有点头疼。”

何乐挑眉:“头疼?”

她眼眸斜入她的脖颈:“怎么个头疼法能让脖子长吻痕,我倒是从来没听说过。”

温柔一愣,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脖子。

昨晚提醒过他很多次,可还是留了吻痕吗?

她回家后确实没精力了,洗个澡就直接睡下,连镜子都没有照。

这会被何乐撞见了,温柔也不知说点什么,她拿起抱枕往她脸上一捂:“你没看见。”

何乐拿开抱枕,好笑道:“想让我装瞎子也行,你得说实话。这个,哪来的?”

她伸手朝着温柔脖子点了点,说着忽地瞪大眼睛:“不会是顾狗吧!”

自家闺蜜何乐还是了解的,除了顾慕臻,谁还能在她身上留下这种痕迹。

温柔:“......”

她默默从另一头下床,打算去洗个脸,再好好吃一顿饭。

结果,刚从床尾挪过来,还没走向浴室,手机就响了。

她一边去拿手机,一边问何乐:“不是说要出差一周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何乐说:“你别岔开话题!坦白从宽!”

温柔拿起手机,冲何乐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低头看向屏幕。

见来电显示是郭锦铭,她动作一顿,眼神有点飘忽。

犹豫片刻,她划开了接听键:“锦铭。”

郭锦铭说:“我听乔经理说你今天身子不舒服,请了假,严重吗?”

温柔还是刚才那套说辞:“昨晚有点受凉,头疼,喝过药睡了一觉,已经好多了。”

郭锦铭听她说没事,松了一口气:“我以为是我昨晚失约,让你不高兴了。”

温柔说:“不是,你可千万不要那么想,真的跟你没有关系。”

“那就好。”

郭锦铭紧张了一天,就怕温柔会因为昨晚他失约而生气。

他忙完后给她打电话都没人接听,今天听说她病了,急忙来电询问。

他问:“今天好好休息,明晚一起吃饭吧?”

温柔想了想,没有拒绝:“好,明晚我请你。”

郭锦铭笑道:“哪有让你请我的道理,之前是我失约,怎么也得赔罪才是。那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温柔将电话挂断,扔在床上,去浴室照镜子。

何乐就靠在浴室门上,听见她电话内容,不由来了点兴致:“郭锦铭?你们公司新签的那个代言人?”

温柔一边检查自己身上的痕迹,一边回答:“嗯。”

室内的光线不太好,她开了灯,把头发全部撩高扎起来,对着镜子仔细地检查着脖子。

白皙的皮肤上,几点暧昧红痕。

温柔拿着毛巾的手紧了紧。

见她这样,本想再追问的何乐把到口的话咽了下去,心下有些担忧。

温柔和顾慕臻那些事,何乐是知道的最清楚的一个,她深知温柔对顾慕臻的感情。

若顾慕臻还是单身,她可能会很希望两个人再续前缘,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顾慕臻有了女朋友,这种情况下,她不赞同温柔再和他有什么牵扯。

每一次见面,对于温柔来说都会是一种伤害。

温柔洗完脸,回过头看到的就是何乐满脸沉重地站在那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她走到何乐面前,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问:“我不说,你就一直这么盯着?”

何乐点头,想了想,又摇头,拉着温柔往外走:“先吃饭,坐了一下午动车累死了,我想吃火锅,一起吧。”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