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小赤佬(小赤佬上海话是什么意思)

有泡饭喫喫不错了!做撒,侬只小赤佬还想*上天啊?

文 | Anne

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上海小赤佬们最近几个月面黄脾虚,肝火旺盛,阴阳失调,情状躁郁。

常言道,擒贼先擒王,治标需治本。追根溯源,这个心态问题啊,邪气重要。个么为了艰难地维持一种散淡、疏朗的心态呢,弱小而无助的笔者,决定继续宅家静修,多看书,少废话;多躺平,少进餐;以臻和光同尘之境。

一日,随手抽了本周作人译的《枕草子》重温,倒愈发觉得其中清少纳言模仿李义山《杂纂》的写法,类聚或如意或失意的琐屑段落,絮叨中见亲切,较现今世面上流布的某些10万+鸡汤文治愈多了。譬如她认为“怀恋过去的事”是:枯了的葵叶。雏祭的器具。在书本中见到夹着的,二蓝以及葡萄色的剪下的绸绢碎片。在很有意思的季节寄来的人的信札,下雨觉着无聊的时候,找出了来看。……“非常可怕的东西”是:夜里响的雷公。在近邻有盗贼进来了,若是走到自己家里,〔反而吓昏了,〕全不知道什么事情,所以并不觉得了。

虽然平安朝女房推崇的风雅,大抵会被不少当代人谓为“作”,然将简单的愉悦诉诸纸面的冲动与天真,竟仿佛早已成了吾辈丢失的朴素艺能。其实,人呐,总得善于自日常里寻找谦卑的满足,不然活着变成等死,终归少了点趣味。

以下零碎呓语,仅仅系一场上海小赤佬戏仿性质的嬉闹,罗列若干非常时期的开心事体。也就随便侃一侃,家乡的阿姨们 & 爷叔们,姑且随便瞄一瞄罢。

图片来源:东方IC

唐人陆羽说,“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其树如瓜芦,叶如栀子,花如白蔷薇,实如栟榈,蒂如丁香,根如胡桃”。栀子、白蔷薇、丁香等物,清而美也。以此喻茶,尽显偏宠。

晨间起身,洗漱完毕,然后泡一壶绿茶。待飞翠落水,缓缓舒张,浅浅啜一口,才觉得人正式醒过来了。

喝不到价抵万金的碧螺春、大红袍不打紧,还有得喝就行。孤高世俗都是它,茗香沁鼻解百忧。

图片来源:东方IC

泡饭

图片来源:东方IC

剩饭的春天。大米和水的缱绻。

搭配咸蛋、腐乳、酱菜、肉松,绝了。

老底子条件好些的人家,过蟹浆、黄泥螺、虾籽鲞鱼……

当然,非常时期嘛,侬应该识相。蟹浆、黄泥螺、虾籽鲞鱼云云,最好提都别提了。如果依旧有勿懂轧苗头、看三四的小赤佬忍不住叽里咕噜发牢骚,迎接Ta的将是极度可怕的姆妈咆哮:

“有泡饭喫喫不错了!做撒,侬只小赤佬还想*上天啊?”

葱、大蒜

图片来源:东方IC

图片来源:东方IC

说姆妈,亲妈即驾到。伊近期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采用科学培育的先进生产力,以淘米水、鸡蛋壳滋润,养了葱、大蒜,发了绿豆芽……

母后威武,真·大女主。而自家的葱蒜豆芽,更是怎么看怎么眉清目秀,楚楚可爱。

葱、蒜等调味品之于菜肴的意义,好比美人上妆后颜色倍增,属实妙不可言。

家里吃面食的时候,我的老父亲常喜汇合鲜酱油、葱花、大蒜、红辣椒入锅炝炒,其精心烹制的独门蘸料,浓郁开胃勾馋虫,诱人食指大动。

图片来源:东方IC

图片来源:东方IC

记得从前还看过一篇文章,深情回忆“辣火酱是怎样炼成的”。酱里有大量整条五花肉绞出的猪肉糜。为保证风味统一,作者的奶奶会先炒肥肉部分的肉糜,当肥肉里的油脂全部被高温迫出,再把这些猪油分为两摊。一摊熬辣椒,另一摊炒瘦肉部分的肉糜。熬肥肉时锅底剩下的猪油渣,则拌进最后的酱里,提升口感的丰腴度。

熬辣椒也讲究。剔除一些辣椒籽,洗净,用凉白开浸泡,滤去水分后和嫩姜、蒜瓣一起切碎,装进大酒缸腌制。

当滚烫的猪油冲淋腌好的辣椒,同时投入肉末,加花雕,撒上一把冰糖粉、一把斜桥牌榨菜丁,转小火。

上桌前,再浇一小碗红烧肉的卤汁于其上。

这盆辣火酱的闹猛、醇厚、悠远,毋庸置疑。等疫情结束后撺掇爷娘试试。届时买好臭豆腐、油墩子备着——辣火酱和此类油炸物不啻绝配,嘿嘿。

鸡蛋、牛奶

图片来源:东方IC

小辰光超讨厌吃鸡蛋和牛奶,不管大人如何苦口婆心地劝说“有营养的,小戆度哪能拎不清啦”;盖因白煮蛋寡淡无味,牛奶喝了容易肠胃不适。

后来发觉原是自己口味重,又有些乳糖不耐受。再后来发觉,荷包蛋、水潽蛋、炒蛋等等,还是蛮好吃的;至于各种奶油雪糕?来者不拒。

图片来源:东方IC

怀念光明冰砖,不知道能否顺利团到货……

团不到就把牛奶冰一冰,聊胜于无了。

番茄、土豆

图片来源:东方IC

没读幼儿园的时候,大暑,玩疯了回家。凉拌番茄,匀细细的糖,尔后化作舌尖细细的甜。

酸辣土豆丝也是夏季佐酒的好东西。关键洋山芋还管饱。

都不算贵重,但确实“托底”。

图片来源:东方IC

橘子

前年上海博物馆有个“春风千里——江南文化艺术展”直播,欲问“《三酸图》里,东坡等用手蘸尝的是什么”?很多人猜梅子酒,但答案是“桃花醋”。

曾经与母后商讨自酿梅子酒的事,最终作罢。今年是更没指望了,于是想方设法买到了同样清爽可口的橘子和枇杷。

图片来源:东方IC

欢喜闻橘子的味道,甘净、剔透、安宁,使人耳目一新。

和清少纳言不太对付的紫式部在《源氏物语》的第十一回咏道“杜鹃也爱芬芳树,飞向橘花散处来”,意趣幽逸,甚合橘香的格调。

“此时杜鹃又叫起来,大约就是适才篱垣边的那只鸟吧……源氏公子觉得极有风趣,便低声吟诵古歌:‘候鸟也知人忆昔,啼时故作昔年声。’又吟诗道:杜鹃也爱芬芳树,飞向橘花散处来。”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一直不自禁地把枇杷跟《项脊轩志》紧密联系起来,大概因为高中的那位语文老先生是归有光的拥趸,讲解时尤其煽情尤其痴迷的缘故。

老先生交关好白相,教《项脊轩志》泪光隐隐么屏牢,教《蝶恋花·答李淑一》索性自带录音机伴奏,迤迤然当堂吟唱……

图片来源:东方IC

哎,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老先生一贯温和,唯一一趟大发雷霆,是发现全班三分之二的人魂不守舍,紧赶慢赶地在他的语文课上偷背英文单词——冤孽,谁让下节课Sir William又要堆起满脸绅士假笑,逼着可怜兮兮的小猢狲们默写了……

那一刻阿拉的语文老先生是落寞的。彼时作为英文课代表的我,却深深懂得他的愤怒,也尊敬他的痛心疾首。

您不用难过,时至今日,还是有人看书、有人笔耕不辍的。风露中宵,心甘情愿。

小赤佬们长大了,有人选了“上语文课”,一辈子。

后窗没有枇杷树,但能看到两棵高耸的广玉兰树。汪曾祺调侃,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广玉兰亦如是,绝不care外界风雨,我自肆意烂漫~

新民周刊

推荐搜索

关键词列表:普京新冠疫情

往期推荐

深圳封控区逝者火化需提供核酸检测证明,有必要吗?

好戏 | 除了回忆杀,《浪姐3》真的好无聊

王毅深入太平洋,看点颇多

版权说明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