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回鹘人和蒙古人有关系吗(回鹘是蒙古人祖先吗)

成吉思汗崛起之时,我国北方的大漠草原上有许多部族,是一个群雄争霸之局,蒙古部只是其中之一。除蒙古部之外,其它的主要部落如下:

1,汪古部

汪古部,分布在阴山之北,是沙陀突厥之后,奉五代之时的李克用为先祖。

宋人把当时蒙古草原诸部泛称为鞑靼,并根据文化的高低分为白鞑靼、黑鞑靼、生鞑靼。

汪古部,被称为白鞑靼,是因为他们长期与中原混居,文化程度较高。

2,克烈部

克烈部,居住在蒙古高原中部的斡尔寒河上游,历来是大漠草原的统治中心,成吉思汗的义父王罕便出自此部。

克烈部之人,皮肤黝黑,与蒙古人不同,是东突厥人之后。

忽必烈的母亲,也就是拖雷之妻便出自克烈部。忽必烈刚出生的时候,成吉思汗看到便说:

“吾子孙肤色皆红,独此子褐黑,类其舅氏。”

3,乃蛮部

乃蛮部,居住在阿尔泰山一带,是突厥语部落,其北为吉利吉思,也就是唐朝之时的黠戛斯。

乃蛮部控制着蒙古草原与中亚的交通要道,文明程度较高,其大汗被称为“太阳汗”。

4,斡亦剌部

斡亦剌部,居住在叶尼塞河上游的“八河地区”,也是突厥部落。

5,蔑儿乞部

蔑儿乞部,居住在色楞格河下游,同样源出突厥。

6,塔塔儿部

塔塔儿部,即鞑靼,居住在捕鱼儿海附近,在当时以富有闻名。

关于鞑靼的祖属,众说纷纭,一般认为与蒙古一样出自室韦,不过宋人认为是靺鞨别种,也就是出自肃慎。

鞑靼在回鹘西迁之后曾与契丹在大漠争雄,于是逐渐融入了大量的东胡、突厥成分。

一般而言,文明程度越高,其内部成员的组成便越复杂;文明程度越低,内部的血缘关系便更纯粹。

塔塔儿部,正是这样一个糅合了室韦、突厥、靺鞨等的族群。

塔塔儿部,与蒙古部是世仇,史称双方无论何时一有可乘之机,便互相屠杀和抢劫。

以上,便是成吉思汗崛起之时除蒙古部之外最重要的6大部落,且大多出自突厥。以方位而言:

克烈部居中;

克烈部以东,是蒙古部;蒙古部以东,是塔塔儿部;

克烈部以北,是蔑儿乞部;

克烈部以西,是乃蛮部;

克烈部西北,是斡亦剌部;

克烈部以南,是汪古部。

后来的蒙古,便是以上诸部和最初的蒙古部组合而成。

7,蒙古部的族源

关于成吉思汗统一整个蒙古草原之前的蒙古部的族源,史学界大多数的学者都认为出自东胡。

东胡本是位于我国东北的不同名号的大小部落的总称。之所以叫东胡,据《史记》记载:“在匈奴东,故曰东胡。”

胡,就是匈奴。

东胡系的范围,主要包括鲜卑、乌桓、柔然、契丹、室韦等。而室韦中的蒙兀室韦,便是蒙古人的祖先。

蒙兀,是蒙古最早的汉文译名,出现于《旧唐书·室韦传》:

“室韦,我唐有九部焉。所谓岭西室韦、山北室韦、黄头室韦、大如者室韦、小如者室韦、婆莴室韦、讷北室韦、骆驼室韦。”

“屈曲东流,经西室韦界,又东经大室韦界,又东经蒙兀室韦之北,落俎室韦之南,又东流与那河、忽汗河合,又东经南黑水靺鞨之北,北黑水靺鞨之南,东流注于海。”

望建河,就是额尔古纳河,而蒙兀室韦,便居住在今天的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森林中。这一点,汉文史料和波斯的《史集》记载相同。

《史集》第一卷第一分册中关于蒙古人的起源是这样写的:

“蒙古人被一些突厥部落击败,突厥对蒙古进行了大屠杀,只剩下两男两女。

之后,这两家人逃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四周只有群山和森林。……在这些山中间,有丰盛的草原,这里名叫额儿古涅昆。

那两人的名字叫捏古思和乞颜,……后来所有的蒙古部落都是从逃到额儿古涅昆的那两个人的氏族产生的。”

“额儿古涅”意为“险峻”,“昆”意为“山崖”,在今内蒙古额尔古纳河东南一带。

公元840年,回鹘被黠戛斯所败,之后西迁。而黠戛斯不久又返回故地,于是整个蒙古草原出现了权力真空,契丹、蒙兀室韦便都是在这一时期进入蒙古草原的。

不过,蒙古这一原本只是草原上的一个部落的族群,后来随着成吉思汗统一大漠而成了整个草原民族的名字。之后,蒙古这一称谓便不再只是蒙兀室韦,而是加入了大量的突厥成分。

关于蒙古部的起源,史学家吕思勉曾这样说:

予反复思之,然后知蒙古为鞑靼、室韦杂种。”

所以我们可以说,蒙古是室韦和突厥的混合

。蒙兀室韦西迁的过程,也就是不断接受突厥影响而迅速发生深刻变化的过程。

再后来,随着蒙古在成吉思汗、拔都、旭烈兀时期的不断西征,蒙古这一概念又逐渐扩大,其成分也就更为复杂了。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