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九零大妈翻身记(九零大妈翻身记)

◎科技日报记者 张佳星

5月12日是第109个国际护士节,*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邀请参加过援鄂抗疫和长期从事传染病护理的工作者代表介绍传染病护理相关工作。

“护士的工作服务于广大人民群众生命的全周期,从出生到死亡,每一个人都离不开护士。护士并不是有些人想象中的,只是打针、发药和基础护理工作,其实护士在专科护理、病情观察、危重症患者的救治以及并发症的预防、健康教育、心理支持方面也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中华护理学会理事长、北京协和医院护理部主任、第43届南丁格尔奖章获得者吴欣娟说。

护士也坐诊

很多人以为只有医生才出门诊、为病人看病,其实护士也会出门诊。

护士坐诊可以为患者提供预防和指导。吴欣娟介绍,例如在老龄化护理方面,对于卧床的老年病人,特别是居家老年病人经常会出现比如像压疮、肺炎的并发症,发生率较高,护士坐诊为照护这些老人应该助力什么提前预防和指导,使得相关的并发症在没有发生的时候就得到预防,可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也避免对家庭造成更重的负担。

吴欣娟说,另外,现在我们也有越来越多的专业技术非常精湛的护士出专科护理门诊,比如腹膜透析的专科护士出门诊,为腹膜透析患者提供治疗和相应的指导。比如糖尿病的专科护士出门诊,为糖尿病病人给予饮食和用药的指导等等。这些给更多的患者提供了更多的帮助和指导。

特别是在这次疫情期间,我们在原有护理门诊的基础上,通过互联网进行线上的护理咨询,扩大了线上护理咨询,很大程度上对于这些慢病、居家状态下的病人很好解决了健康问题。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说“护士是各个国家卫生体系的中坚力量”。

救护新冠肺炎患者,护士做什么?

据统计,在4.26万名援鄂医疗队员中,护士达到2.86万名,占比近70%。

北京老年医院内科总护士长纪冬梅介绍,我们援鄂期间的护理工作,其实小到喂饭、喂水等生活护理,大到呼吸机监测、气道管理等专科护理都是由我们护士完成。遇到那些老年患者,他不会用手机或者病情危重用不了手机的时候,我们护士又成为了他们的通信使者。我们曾经代替我们的患者去其他病房看过亲人,带来彼此的问候,我们也曾经为老人打开视频或者通过语音建立与家人的联系,我们还曾经坐在危重症患者床前一字一句给他念来自家人的信件。

纪冬梅说,当护士遇到气管插管这种高风险操作的时候,在准备期间或多或少也有所顾虑,但是当我们真正面对患者的时候,我们护士手上的操作是连贯性的,脑子里想的也都是患者,尤其是气管插管都是危重症患者,当你面临抢救的时候,护士真的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顾忌其他的。

北京医院外科ICU护师李金泽说,救死扶伤在我看来不仅仅是心肺复苏等救命的操作,像整理床单位、测体温、量血压、翻身等这些再平常不过的操作,在那时候更能给患者温暖和信心。

性别“男”?这并不奇怪

在发布会现场,李金泽是唯一的九零后,但他备受关注还因为他是一位男性护师。

关于性别特点,李金泽表示,在北京医院援鄂医疗队151名队员当中,护士共有103人,男护士5人。我们护理团队在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当中凝练出了专科、专业、专人、专案的“四专”服务,在护理工作中,我们男护士和女护士工作优势体现在不同方面,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相互补充的。

相对而言,男护士在心理和生理方面有一定的优势,比如男生的逻辑性、抗压能力和承受能力更强一些,身体素质更好,情绪不容易受生理因素的影响。同时,男生在动手能力和仪器设备的操作使用方面有着先天的优势。这些在援鄂过程中也得到了很好的发挥。

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在护理重症患者的时候,为了防止患者发生压疮,我们通常会给患者两个小时翻一次身,遇到体重比较大的患者我们需要3—4名女护士,现在2名男护士就可以完成。

又比如面临一些男病人需要留置尿管、会阴擦洗的时候,为了保护患者的隐私,男护士更适合做这些工作。我们当时有一位上ECMO和CRRT治疗的患者,他几乎用上了所有高精尖设备,他的身上光各种管路就不下10条。我们5名来自监护室、急诊和血透室的男护士冲在了最前面参与了救治,在病房里面吸痰、更换置换液、翻身等操作接连不断,监测血糖、ACT等时刻不能放松,只要进入病区就是战斗状态,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在外出给患者做检查的时候也会携带很多的设备,比如监护仪、转运呼吸机、微量泵和除颤仪等等,同时还要搬运患者过床,面对如此高强度的工作,男护士相对更容易胜任。

李金泽说,随着护理专业的需要和人们对护理观念的不断转变,越来越多的男护士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当中,像重症监护室、手术室、急诊科、精神科、血透室这些科室都需要大量的男护士加入,这样会使护理团队更平衡,工作起来更高效,氛围也会更好。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