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农家女有三个夫郎(三男一女农家穿越小说)

不过庄户人家的人怎么会这么大方?

也没听说过重安镇周围的村庄有谁家特别有钱啊……

“既然是要开酒楼,那铺子里原先的桌椅板凳也不用动了,您随意取用便是,我们会派人把铺子收拾干净的。”

这位铺主服务也是周到,“三日之后,还是这个时辰,您再来我王家一趟,我会找人写好租赁文书,到时候咱们就正式按手印,一手交钱,一手交租赁文书和钥匙。”

“成交。”

二人一拍即合。

此时的南明溪安安静静地坐等在那户人家的会客厅堂里,面前上了几份茶点。

妻主和别人谈事情,况且还有外女在,他不好露面,就等在厅堂,这么久了,也不知妻主谈好了没。

南明溪有些无聊地东想西想,一会儿喝一口茶水,一会儿发呆……

突然,一个明朗可爱的小少年欢快地跑来了厅堂,看着无聊得走神的南明溪上下打量着。

南明溪同时也看着他,只见那少年唇红齿白,一举一动又透着些许可爱,不知为何,南明溪对他升起一股好感。

“你就是那个谢老板的夫郎?”

那少年一上来就像好奇宝宝一样东问西问,一点都没有见生人的羞怯,“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岁了?”

这是那王家家主的儿子王月晗,他才17,比南明溪小一岁,虽然容貌不如南明溪精致,但是性子却是活泼可爱的,很是讨喜。

刚刚他正在自家院子里追着大鹅跑,听下人们说家里来了一对经商的小妻夫,还说那姓谢的老板的小夫郎虽是农家夫,看着却极其好看,就好奇地跑过来看这位农家美夫郎了。

“我叫南明溪,18岁了。”

“你长得可真好看,谢家老板是不是很喜欢你啊?”

那小少年忍不住惊叹,眼中流出羡慕。

大眼睛,双眼皮……他就没有呢。

“还好。”

南明溪是有些怕生的,他不知这少年的身份,面对这样的打趣,有些不知该说什么,“你是谁?”

“我叫王月晗。”

“王公子说的是,我家夫郎确实深得我心。”

谢知言和那王家大姐谈完事情往外走,就正好听见了自家夫郎和那铺主儿子的说话声,王家儿子夸奖自家娇夫,她很满意,可是她的夫郎居然在别人问他得不得妻主喜欢的问题时还这般谦虚,那怎么行?

南明溪听了妻主的话,更加不好意思了。

妻主怎么在别人面前说这些!

谢知言看见了小人儿有些不知所措,就走到了自家夫郎身边,伸手环过他的肩,含笑出言:

“不过,我家夫郎面皮薄,还请王公子莫要打趣了。”

南明溪乖巧地站在自家妻主身边,任由妻主的手护着他。

“月晗,你也该好好学学人家谢家夫郎的端庄,说话怎能口无遮拦。”

那王姓家主逮到机会就要唠叨自己儿子一番。她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这小子虽然表面上看着是乖巧懂事,背地里都不知有多调皮呢。

平日里不是给家里的鸡鸭拔毛,就是把家里的狗四条腿都绑一起……

“在家里还日日溜猫逗狗,我看你就差上房揭瓦了,看以后哪家女郎敢娶你!”

本来就有人说些个她家不祥的闲话,要是她家的儿子再不守规矩些,那她就更头疼了。

“娘~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王月晗看着又开始唠叨他的娘亲,眼神委屈巴巴。

他哪有,不过就是爱玩了些吗……

真的……好丢脸好丢脸……

他不要面子的吗!

刚刚还想跟长得好看的南明溪交个朋友呢,这下他娘一句话,就让他在未来朋友面前把脸面都丢光了。

真不愧是他亲娘啊……

王谢二人已经谈了许久,转眼就快到了用午饭的时候。谢知言看着时间已经不早了,就牵着自家夫郎的小手提出了告辞。

“好,那就三日后见。”

王家家主话落,好好把人送出王家,这桩生意就算是成了大半。

马车轻快地走在重安镇的街道上,今日办事也是顺利,谢知言心情很好。

“溪儿,我想去看看别的酒馆的生意,今天中午咱们去下馆子吧。”

谢知言想去看看这里的人都是怎么做生意的,跟她前世有没有不同之处。

南明溪本以为像上次一样,在街上买些东西吃就好,不过又觉得妻主说的有道理,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妻主,那咱们就去镇子上最好的酒馆看看。”

看见最好的,才能找寻自身不足,取其精华而自用。

“万一要是钱不够了,妻主可以少点些菜,我也可以少吃点的。”

南明溪还是心疼银钱的,听说下一次馆子不便宜呢。

谢知言都听笑了,她还没有抠门到需要让自家夫郎吃不饱饭,用饿肚子来给她省钱,“小笨蛋~,为妻是不会在你身上省钱的。”

和路人打听了镇上有名气的酒馆——西川酒肆,谢知言就驾车飞驰而往。

看着眼前人满为患的二层小酒馆,谢知言对重安镇的购买力放了心。

她停好马车,还没带着自家夫郎进门,立马就有小二姐迎上来招呼着:“客官您里边请,请问客官一共几位?”

“两位,还有雅间吗?”

谢知言记得原主之前有一阵子就是常常下馆子的,一般酒馆里就是一层的大堂和二楼的包间。

“有有有,您二位楼上请!”

那小二立马引路,谢知言怕有人挤到自家夫郎,就揽着南明溪挤过喧闹的大堂,步上楼梯。

包间里,薄木片围了一圈,并不隔音,周围人的说话声一样能传过来,顶子上是一层布帷幔,门也是布帘,裹得严严实实的,显得有些闷热。

不过相比较于大堂里的嘈杂,这里开辟出了一块儿独立的空间,一行一动不会没有隐私,已经很好了。

“客官点什么菜?”

见二人落座,小二姐一边为二人倒茶,一边耐心询问着。

“我头一回来这儿,不太清楚有什么,劳烦小二姐介绍些菜品。”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