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涅伽达读音(涅伽达怎么读)

  在这一篇我们会重点研究一件来自古埃及第1王朝的塞德节乌木板。

  正如我们曾多次重申的,法老国家刚刚创立的这段时期离我们太过久远,能找到的实物证据不是支离破碎就是难以辨认。

  因此,我们希望通过研究这块板子,让大家更好地窥探那个年代的面貌。

  在那个时候,法老和他的朝臣们有什么职能?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通过什么手段来治理两片国土?

  你真的别以为我吹牛,这些个问题的答案,都能从这块板子上找到。

  下面让我们欢迎法老丹的塞德节乌木板隆重出场!

姓名:法老丹的塞德节乌木板定年:第1王朝,约公元前2950年出处:阿拜多斯,法老丹之墓材料:乌木尺寸:8cm x 5.5cm现存:大英博物馆编号:EA32650

  来自法老丹之墓内的这块板子右上角钻了一个用于固定的孔,它本来是一个盛放油膏的罐子上的装饰性标签板。在出土时,它已经碎裂了,考古学家把能够辨认的两块碎片重新拼合,得出了我们看到的这个珍贵的文物。

  在古埃及的早期,这种罐子标签是最早的书面资料物证之一。它们起到的作用,最早应该始于标示罐子里装的什么内容,但很快就不仅仅是起这个作用,而是起到更重要的记录和纪念功能,最常见的情况是宣传某位在位的国王的名声和功绩。

  为了方便欣赏,我们再给出它的黑白图片。

  如图所示,我们把整个板子的画面分成A,B,C和D来讲解。

  一条竖线粗略地把板子上的画面分成左右两边,左边有一个醒目的“荷露斯名”,荷露名的方框内是如图1所示的两个圣书字,发音dn——这就是法老丹的名字。

  A区其余的字符可能的意义我们后面再说,现在我们先把目光右移到B区,这个区域的左端是一个小凉亭,小凉亭坐落在一个有楼梯沿阶而上的高台上。

  这个高台和俄赛里斯经常坐的那个有点像,一个头戴双王冠、手拿链枷的人坐在这个高台上面,这显然就是法老丹本人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时代里,法老的形象和流传到后世的冥神俄赛里斯的形象是如此相像。

  在B区右边,头戴双王冠的法老同样拿着链枷,但是这一次他的动作显然是在奔跑;他的两旁是6个如图2所示的字符,这些可能是用泥土砌成的界标,象征着他的国土范围。

  在这里我们其实看到了一项源远流长的重要活动:

塞德节奔跑

,塞德节是古埃及非常非常重要的节日,通常是三十年举办一次,用来更新和延续法老的权力和力量。关于塞德节我们以前有提到过,可以翻阅我们以前的文章《探寻俄赛里斯的真实身份》

  在后来的岁月里,塞德节奔跑的习俗成为法老向大家展示自己身材和力量的好时机。但是在更久远的最初,他们可能就单纯的是通过这种激烈运动向人民证明:我还健壮,我还年轻,还能担当丰饶之神。一旦法老无法跑完全程,可能就会被杀掉。

  到第1王朝,塞德节貌似已经没有了真正的“杀王”环节,有学者推测,可能会有特定的人作为法老的“替身”被杀死,然后法老就宣称自己重新变得年轻了。

  一根顶部弯曲的、有刻痕的棕榈树枝形成了B和C区的边界,这种东西用来代表国王的统治年限,或者表示这里记录的是某一个特定年份的事情。在很多神庙铭文中,也经常拿这个符号来表达:“在……的那一年”。

  接着我们看C区,这里保存了可能是最早的能组成句子的圣书范例。下图是经过整理和复原的这部分的线图,只保留了重要有意义的图形和字符。

  在C区右端的顶部是如图3所示的“牛角”字符,发音wp,意思是“打开、开启”。

  在牛角字符下面是如图4所示的字符,我们早就在鲶鱼王纳尔迈的调色板上见过它了,它应该是“一圈防御墙”,具体发音不明,但是我们推测这里指的很可能是一个设防的地点。

  防御墙内写的是如图5所示的字符,有学者把这组字符翻译成“美丽的门”。所以这里想表达的意思可能是:陛下开启“美丽的门”要塞的那一年。

  那么这一年里面显然发生了什么值得纪念的事件,这就关系到C区中其它几个难以辨认的字符的解读了,在这里我们就不再一一说明更复杂的解读过程了。

  如图6所示的,在C区最左下角的“木橇”字符 ,它往往与运输这个概念有关。

  反正,这个区域的内容,根据有些学者翻译出来的结果可能是:在这一年里,法老派出了采矿队,去把孔雀石运回来了。

  在D区内比较好辨认的是几只鸟,大概是送给法老的贡品。

  在D区里有如图7所示的两个“山” 的字符,对于它学者们有两种解读:

1.这应该是法老丹的一个王名,因为在同样来自于他墓中的一些小板子上也可以看到这个“两座山”的组合。例如下面这个小板子上,是法老一手拄着权杖、一手拿着权标的造型,他的前头就写着“两座山”。

2.这可能是“沙漠”的意思——额,说不定这两个介绍可以合成一个意思:法老丹有个小名叫“沙漠”?

  好了,我们最后再来看A区剩下的那些文字。在法老的荷露斯名左边,刻着如图8所示的一组字符。

  这是一个短句,“蜜蜂”和“印章”代表“下埃及的持印者”,“镰刀”+“高举的手”组成他的名字Hemaka,大约读作河马咔,怎么有点萌萌哒的感觉呢。

  在法老的宫廷中,经常有什么“持印者”“执扇者”,虽然这类头衔听上去顶多像个佣人或者管家,但是这类人实际上都是手握权力的高官。

  在古王国时期,

一位“持印者”相当于“财务部长”

,他看管法老的宝库,负责全国贵重物资的流通和分派,可以说是统治阶层的财神爷。

  这位Hemaka河马咔先生的墓已经被证实位于孟菲斯郊区的著名大墓地萨卡拉。

  在荷露斯名的左下方、河马咔大人名字的下方,是一堆字符,其中一部分非常不好辨认。

  但是考古学家通过比对来自同一墓内的其他板子,基本上复原重组出这里写着的是如图9所示的字符,它们的意思是:“1200ht来自thuw的最上等的精油”。

  这个ht应该是当时的一种计量单位,不知道具体等于多少。而thuw是一个地方,大约位于今天利比亚境内。嗯,看来河马咔财神爷大人把法老得到的这批上等好货存进国库了。

  在A区最左边,有个字符非常清晰,如图10所示,显然是一个正在榨油的人,这个人貌似置身于某个“建筑物”里面,这个建筑物有可能是王家榨油坊。

  而在下图中的来自丹墓内的另一块板子碎片上,

  我们再次看到“建筑物”,而这一次在里面的是一个如图11所示的字符。

  长期追我们文章的朋友可能会有些眼熟。我们曾经在学习法老的五个王名的“金色荷露斯名”时见到过它。没错。这个字的意思就是“黄金”。有可能代表的是王家金库!!!

  没想到一块小小的乌木板浓缩了这么多信息吧!

  至此,我们得到了初步的印象:

  早期的埃及统治阶层以国家的丰饶之神也就是法老为顶端,在他下面是他的家臣们,这些人管理着一套颇为庞大的物资系统。

  他们把全国上下的物资尤其是贵重物资收集上来进行管理,有的可能直接成了法老的个人财产,有的则可能被按照需要调配到各地。

  为了得到好东西,统治者很可能已经向埃及周边地区派出了探险队。例如,据我们所知,孔雀石产自西奈半岛,黄金产自努比亚,珍贵的油膏则来自利比亚。

  这是一个从涅伽达时代开始不断成熟的网络,到此时为止,它终于被一个高度集权的政体牢牢控制住了。

  刚刚说到过的“持印者”,这个职位从第1王朝开始,一直留存到了新王国甚至更晚的时期,可见其重要性。

  那么接下来为大家引见几位古埃及的持印者大人。

  中王国时期有一个持印者叫做贝比,这名字还真萌- -。他后来平步青云当上了维西尔,这是一个相当于宰相的职位。

  在下图中这块华丽的石板上,贝比大人正享用着面包、牛腿、烤鸭等美味。留意他那一层层的肚子,这可能是长期暴饮暴食形成的好肚油肚。

插图:描绘了持印者贝比的石板

  孟图霍特普二世是第11王朝中期一位强大的统治者,普遍认为是他结束了混乱的第一中间期,开始了中王国时期。

  他的持印者名叫麦凯特。值得注意的是法老旗下的高官们往往身兼数职,例如麦凯特就同时兼任“国王的大总管”。

  麦凯特很可能服务过三位法老,想必是个厉害人物。他的随葬品中包括了下图中这艘手办模型船,看着运送各种物资的船出发与归来,肯定曾是麦凯特工作的一部分。

插图:麦凯特随葬的船模型

  持印者梅里瑞服务于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

  这正是埃及国力如日中天之时,王室的财产肯定多得数都数不过来。身为法老的持印者,梅里瑞肯定也非常富有。

  下图中来自他墓中的这块浮雕还表明了他一个更加尊贵的身份:坐在他腿上那位留着“荷露斯之锁”发型的孩子,是王子西阿图姆,梅里瑞正在用食物喂他,看来他很有可能兼任王子的老师呢!

插图:梅里瑞与王子西阿图姆

未完待续

作者:芹菜法老 & Pepi太后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我们继续听故事。

关注我们哟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